斩神:我在六道轮回中镇压不详小说(玄幻)-陈小莽南宗目录阅读

小说:斩神:我在六道轮回中镇压不详

小说:玄幻

作者:策马啸东风

角色:陈小莽南宗

简介:【如果你感到痛苦,可能你的罪恶或善良还没有达到纯粹。】你是否想过,当下为何没有神明?是否认为他们根本没有存在过?不!他们存在。浩瀚星空,无尽宇宙中有着他们的足迹。他们是在追寻还是另有隐情?他们为什么要将六道轮回打进虚空,为什么轮回路上,白骨皑皑?为什么要让我背负忘川河?为什么让我见到残破的定海神针?混元、三清、玉皇、如来……他们推演大道,化身入凡。地府沉沦,天庭崩塌,极乐废墟,六道破碎……人间为何祥和?

书评专区

斩神:我在六道轮回中镇压不详

《斩神:我在六道轮回中镇压不详》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阴风瑟瑟,寒意刺骨。

陈小莽哆嗦几下,有了意识。

睁开眼,朦朦胧胧。向上看,三尺的地方有个果子,如玻璃晶莹剔透,如眼球其内发黑。

见它,陈小莽头皮发麻。

果子中有个小儿,黑气如丝却缭绕不断。也许感觉到了陈小莽的眼神,它拨开黑气向着陈小莽狞狰冷笑。

手触地,是冰冷的石头。

“好个梦!”陈小莽认为这是梦,可又不像梦。“我的头好痛,难道不是梦?”

尚未动弹,周身如万虫啃噬,好似摧心剖肝。眼沉如铅,又要睡去。不想忽然大量记忆涌入,陈小莽惨然一笑,明白自己穿越了。

当前是小仙界,处于开荒阶段。

仙人落凡而死,以骨为山、以肉为地、以血为江。化双目为日月、化毛发成林、化器脏为运转之根本,散修为成灵力,留意志为传承……

“难道是盘古大帝?”

此界万族而争,分毫不让,杀红了眼,只为“成仙”。

不惜造下如渊之孽,也不顾生灵涂炭。

两族接壤处,大地染血,人皮满地,兽毛成堆,白骨如山。一阵风来,闻着作呕,吐出肝水也不能忘却腥臭之味。

他是镇南宗的弟子,刚入宗三年。目前身在的地方,是镇南宗的禁地。

“这两人是个傻子吧?”陈小莽无奈暗叹。“知道是禁地还敢闯进来?”

梳理记忆,陈小莽几度崩溃。

“你竟然欠下了五十多万的功勋?”

“好吧,为了救师兄。欠就欠吧……”陈小莽释然,暗道:“一年才能攒一万,你让我还大半辈子?”

原主知道禁地危险,因此向同门师兄弟开口,把能借到的功勋都借来了。换了灵爆球和守魂丹,一路吃药一路轰炸,见到了昏迷不醒的师兄。

还没来得及查看呢,一个不慎,不知被何物偷袭,身体软了下去。

再醒来,就是陈小莽了。

“呵呵,原来是守魂丹吃完了,灵魂被打散。”明白前因后果,陈小莽暗中沉思。“师兄在书信上交代,如果原主进来,要在第一时间把圣魂果吃了。”

圣魂果,只存在仙界的东西。仙人陨落,仙魂不散。无尽岁月中,仙人的意念便会慢慢凝结,形成圣魂果。

圣魂果有两种,陈小莽头上的这种,是仙人心中生恶。可能是仙人死的太冤或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这种圣魂果如果长成,便会诞生魔仙。

几个深呼吸,陈小莽双掌用力,一把将圣魂果放进了口中。

“砰”的声,陈小莽又落在了地上。与此同时,他看到四周八方有无穷尽的黑气涌来。如百川纳海般进入身体,滋养体魄。

在体内一股悸动,陈小莽觉得自己的感知提升了无数倍。双目发痛,已可明察秋毫。隐约中,似乎看到了天地纹理,可见幽冥之气息。

陈小莽不知道的是,在他身后冥河隐现,厉鬼作浪。刹那间将对它出手的仙魂摄了进去……

“救救我,救救我。”

陈小莽甩了甩了头,松了口气。“没事了,没有东西阻止,想必守护它的也死了吧。”

“可是我怎么产生幻听了呢?”

“不是幻听,凡夫俗子。”忽然声音再次响起,呵呵笑道:“我就在你旁边,现在你能看到我。只要你救下我,你想要什么东西,我都给你!”

陈小莽没有丝毫的喜悦,在他双眼中映射着一个残魂。它是只刺猬,它的刺散落在地上。

“只要你救了我,我可以与你签订灵魂契约,让你的修炼事半功倍!”

陈小莽摇摇头,哼了声,嘲笑道:“打住吧,救你可以,但你的这些刺要给我,还要把我的师兄救活。”

“给你,给你。”

“你师兄只是灵魂受创,要救活他也很简单。”

陈小莽见刺猬妖魂说话之时,带着几分狠劲。不禁怅然,觉得把刺猬妖魂带在身边,并不是什么好事。

“救你可以,可你戾气太重,我不想带着个拖油瓶在身边。”

刺猬妖魂猛的呆愣,瞪着眼睛看向陈小莽。“你什么意思?”

“还不明显吗?”陈小莽哼笑道:“以你现在的样子,出去也是挨揍。别说保护我了,说不定还要给我惹无数的麻烦。通俗的讲,对我来说,你就是个拖油瓶!”

说完,陈小莽看着刺猬妖魂,又道:“这下你明白了吧?”

刺猬妖魂愕然,看着陈小莽的样子,仿佛在说。“你不会是个傻子吧?”

不过,陈小莽的话有些伤刺猬。可事情的本质却对刺猬妖魂好些,得救而不用带孩子,清闲自在,何乐而不为呢?

“好,我答应你。”

“你发誓,我救你以后绝不会向我动手,也不会跟着我!”陈小莽并不急。

刺猬妖魂恨得牙痒痒,它明白陈小莽是彻底的把自己当作了个拖油瓶。不禁心中生怒,暗道:“老子好歹也是仙兽,何时受过这鸟气?你说老子是拖油瓶,我要让知道,踏马咱俩谁是拖油瓶!”

“好,我发誓。我以后绝不会向恩人动手,也不会跟着恩人。如果违反此话,灵魂不入地狱。”刺猬妖魂语气极狠,哼道:“满意了吧?”

陈小莽暗暗点头,觉得刺猬妖魂的誓言够狠。不入地狱,是无法转生的。因此,陈小莽又道:“说吧,我怎样才能救你?”

“给我你的一滴精血。”

“为什么?”

“你吃的那个果子,连接着封印我的阵法。只有得到你的精血,我才能获得出来一次的机会。”

陈小莽不知真假,可也走到刺猬妖魂上方,牙咬舌尖。舌头卷动,吐了滴血出来。

顺便把刺收了起来。

那血刚出陈小莽的嘴,便向刺猬妖魂落去。

少时,刺猬妖魂呸了两声,不满哼道:“你能不能干净点?精血中怎么还能带着你的唾液?”

陈小莽疼的厉害,又被埋怨,哼道:“快点救我师兄,然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

“疼死我了,你还嫌弃我?有本事你别用啊,拖油瓶!”

刺猬妖魂气喘如狗,显然动怒了。小手掐腰,惹的陈小莽忍俊不禁。“大哥,你快救我师兄吧。要不然这里再出现什么事情,你我都走不了。”

“他没事。”刺猬妖魂话音未落,一道灵光进入师兄体内。便听到几声轻咳,醒过来了。

“师兄,你还真的没事啊!”陈小莽大喜,便宜师兄没死,还账也快了些。

刺猬妖魂哼了下。“我走了,你们也赶紧离开!”

“走吧,走吧。想去哪就去哪,没人会挽留你的。”

“你在和谁说话?”师兄诧异,空荡荡的山洞只有二人。陈小莽在与谁谈话?

陈小莽微楞,从看到书信到如今,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师兄愕然,双眼呆滞。少许时间,他略显不安,字字顿道。

“我没有给你留什么书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