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格局之如何成为教育家

在教师的培训中,听了不少所谓教育家的报告,能被称为教育家,作为教育工作者来说,是一项很高的荣誉了。在教师的励志或者师德的提高中,“成为教育家”也是经常被提出来,希望教师成为教育家,也是一种声音吧。

而成为教育家,又有几个教师能够实现,在我们所知的那些教育家的简历中,“一线教师”的身份是没有的。其实,“成为教育家”其实是给了教师一个完不成的梦想,成为教育家也不是以个人的意志力所能实现的。

在听一位教育长者讲话时,提到教育家,他说,纵观中国的历史,能够被称为教育家的只有两个人:古代的孔子和近代的陶行知,所以,成为教育家不是一个口号。

相对于教育家,成为画家或者作家等更容易一些,画家、作家有具体的“评价”指标,张大千是画家,这是的工人的,莫言是作家也更能被人所承认,而教育家这么一个身份,难以加冕,更让当事人不敢承受。

这是一个奇怪的结果,既然历史上没有那么的教育家,我的教育到底走在一条什么样的道路上?

难道教育家是一个没有瑕疵的“教育规范”吗?

中国人是比较谦虚的,可能在接受“教育家”这么一个称号的时候,是会腼腆的,可问题是,在教育之外却有那么多的“某某家”涌现,从行业的角度来说,这又体现出行业之间发展的不平衡了。

成为教育家,有具体的行为准则吗?或者有一定的评价标准吗?这当然没有,那么,如何叫人成为教育家呢?

是不是我们对教育家的理解太过于完美,或者人为的将教育家封为了神呢?好像在历代所出现的各行各业的“匠”一类的神里,只有教育有庙堂,也只有教育在供奉自己的神,从神州大地上各所学校里所立的孔子雕像上,就能看出来。

但凡被当作神一样被供奉的人物,都是抽象的,比如我们常读到的、听到的神话故事,不都是传说的吗?如果按照社会环境的影响及历史发展的相关性,我们的教育之神是否也是抽象出来的。

抽象出来的,就不是现世的人能够达到的高度。

时代发展到此刻,我们该用时代的眼光重新审视我们的教育行为,让教育回到现世才是当务之急。一个老师,如果睡在蒙昧的过去里,必然不会在教育上有所成就的。

教师的格局,定然要在实现教育理想的道路上不断奋进,但更要审视教育的规律,不要误入教育的歧途里。

                       
上一篇 2019年9月16日 pm10:06
下一篇 2019年9月28日 pm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