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教师随笔(一百一十六):欠下的债

By | 2019年2月21日

今天上午有期初视导,很严肃的检查。

我要去拍照,上午也不适合训练。等上午检查结束后,下午再给那几个学生补课吧。

昨天下午训练间歇的时候,我跟学生说了这次检查,问他们打扫一下器材室需要多长时间。学生回答说要15分钟,我给他们留了30分钟,早点结束小,洗洗刷刷,也早点吃饭。

在训练结束的时候,我还嘱咐他们,在检查的时候,老老实实,不要惹乱子。

自组队以来,学生经历大大小小的检查很多次了,也没出过问题,所以,我也很放心。

早晨上班后,我第一件事是去检查器材室,打扫的很干净,物品摆放的也很整齐,算是达到了整洁的要求了。只顾自己满心欢喜了,也忘记给器材室拍一张相片。

干净与整洁不是一个层级的,干净只是不脏,但可能很乱;整洁是即干净又整齐。学生打扫器材室是一把好手,要是能将这个整洁每天保持下去该有多好。

上午,楼上楼下跑了整个上午,中午一点多吃完饭的时候,坐在办公室里,感觉很困,靠在椅背上,想要眯一会儿。哪知道,当我醒过来,看表,已经3:20了。这个时候是学生集合的时间。同事去训练,没有叫醒我。

我去到操场的时候,学生的准备活动已经做到一半了。

还好及时赶到,否则我也“旷训”了。

下午的气温有点低,没有上午暖和。气温的突然降低,学生的训练成绩会下降。

TY跑了几个80米后,说骨膜炎重了。这是不是说,骨膜炎也与气温有关?

HP今天“男人”了一把。足球队的一个高一的队员跟我们练素质,他的素质不是很好,却跟HP分在一组。HP居然以绝对的优势拉下了那个高一的足球队员。HP这就有了荣誉感了,咧着大嘴笑,真灿烂。在另一组的时候,在接近终点线还有2、3步的时候,HP减速了。我把脸拉下来:怎么,开始耍大牌了?

HP忙说:感觉有点累。

我:累了?差最后2、3步吗?

HP吓跑了。

后面,每次都是冲过终点线才减速。

训练中,我在观察TX,发现昨天练的那点儿技术已经没有踪影了。我叫住TX,问他是否还记得昨天学习的内容。TX摸着脑袋说,有点忘了。“快点想起来”,我对他说。下一个80米的时候,TX果然想起来了,不过质量比起昨天的,打了个八五折。技术动作需要想才能做出来,那是还没有学会。CP忘的更多,没有昨天学到的丁点儿痕迹了。上午练的,中午吃了一顿饭,丢掉了30%,晚上睡了个觉,第二天全没了。

CQ连着跟TY跑了两个80,依然是落后一个身位。很长时间了,CQ一直想要追上TY,都没得逞。跑第三个的时候,CQ去找HZ了,HZ的速度要比CQ差很多,也许,HZ就是CQ的励志书,读读“HZ”,给自己找点信心吧。下次练速度的时候,我要将CQ与TY分一组,让他们一直比到考试。

速度训练好搭档QZ与SL依然主动绑在一组,他俩的“梁子”结下了。宜结不宜解,他们要在训练中分出个好坏来的。这种“梁子”结的越多越好,是不是我们教练也该撺掇撺掇?

我发现一个有趣的事,LD喜欢不按套路出牌,如果某一组的速度不快,在他们起跑一段距离后,LD会跟在后面追,这是一种自我加压的训练方式;TX没有LD的速度好,他跟在女生后面,看来,他们这都在找适合自己的努力方式。好事。2019.2.21


博主的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