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教师随笔(一百零八):乳酸

By | 2019年2月12日

昨天晚上,QZ给我发信息,说膝盖一动就痛。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白天蛙跳多了。不过,还是让我担心了一个晚上,我怕学生受伤。

今天起床,发现天有点阴沉,空气质量也不好,看样子像是要下雨。

上午第二节课结束后,我晚了十分钟到操场。来到操场的时候,学生已经在做准备活动了。我先找到QZ,问他的膝盖怎么样。QZ回答说不痛了。这才让我放下心来。

正好几个学生堆在一块慢跑,从我身旁经过,我问他们身上痛不痛。听我问话,那几个学生立即装扮出可怜相来,浑身乱摸,还说哪里都痛。

TY好像说身上并不怎痛,LD伸手在他大腿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问,痛不痛!

吃了这一巴掌,TY“嗷嚎”一声喊了起来,捂着自己的大腿说,痛,痛。

LD还不放过TY,在另一条腿的大腿上,力道不减的又拍了一巴掌。

TY一手捂着一条腿往一边躲,还边喊着“痛”。

LD还装作要继续拍的伸出手掌来。

我有也就是随口一问,不用他们说我也知道,他们身上肯定是到处痛。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如果不活动活动,学生肯定会窝在某个地方,动也不想动一下。

今天上午,我想给他们调整一下。

在他们做完准备活动后,我宣布了上午的训练任务:慢跑8圈,然后去推铅球。

学生们听了后,很高兴。

HP咧着大嘴说,要是慢跑的话,最好让我在前面,让大家见识一下,什么是慢跑。

在排队的时候,我就让HP排在排头,HP却退缩了,说,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别当真。

我把脸一拉说,不行,你必须跑排头的位置。

在排头跑有什么可怕的吗?

HP第一个跑起来,其他的学生依次跟在后面。

HP果真在慢跑,但是速度控制的很好。在慢跑的时候,他们的嘴自始至终没有闲着,边跑边聊天。

不用去管了,就当是用聊天转移一下他们的“痛苦”的注意力吧。

也许真的是“聊天”起了作用,8圈很轻松的被他们跑完,然后一起去器材室拿出铅球,在铅球场地,自觉的分成了两队,一堆在排着推铅球,一队在排着等铅球。这个轮换的次序,学生掌握的很好。

每次练铅球,总有人欢喜有人忧。有的是越投越远,有的就跟中了邪,怎么推也推不出去。比如KB,每次训练都很带劲,今天,铅球又一次推不出去了。HZ在年前纠正了动作后,成绩有了提高,在九米半处徘徊。我跟他说,再过两个星期,他可能达到十米。HZ听了很高兴,竖起大拇指,表示他很棒。我也不是瞎说,我是根据他的身体估计的,不过,说了这番话,也给他一些信心。

QZ和CP,这真是一对难兄难弟,成绩不仅没有提高,而且下降的很厉害,我看那个远度,有两个女生发挥好了,真能投得比他们两个远。所以,他们两个将在后面被重点“看管”。

下午由同事带着训练。上午的训练结束后,同事在微信群里发信息,让大家在2:10准备到操场做准备活动。

有学生问下午练什么。

同事回答说是力量。

SL立马追加一句,要请假。

我在后面跟SL说,这个假不同意。

SL发了一个掩面而泣的表情过来。

这两天,我们训练的节奏是不是太快了?

迫于考试的压力,只要学生吃得消,也就不管那么多了。2019.2.12


博主的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