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漫霍铭川《情怨》精彩小说_情怨热门小说

小说《情怨》,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陆漫霍铭川,也是实力派作者“一敏不敏”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危机解除后,陆漫松了口气霍铭川愤怒的转身,一拳头砸在陆漫旁边的墙壁上陆漫吓了一跳,双手压着心脏“霍总,你怎么了?”她战战兢兢开口“对付这种人怎么就不敢动手?怎么?你就这么想从了他?”霍铭川闷着声音吼道,强忍着体内的怒气值陆漫才更委屈,要不是霍铭川的客人与朋友,她也不会忍让要是得罪这群人,霍氏指不定也会有麻烦再惹怒霍铭川,陆漫真怕他对付苏文轩有这些顾虑,陆漫怎么敢轻易动手?“你当时对……

小说:情怨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敏不敏

角色:陆漫霍铭川

现代言情小说《情怨》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一敏不敏”十分给力。讲述了:既然如此,她何必去在意他的目光。她自嘲一笑,坐在了严继的身边。“既然严先生不挑人,那我就坐着好了。”随即又大方的说道:“没错,我的确在霍氏当过保洁,今天是第一天做酒花,能遇到了严先生,真是幸运的很呢…

情怨

第4章 在线试读

那一瞬间,陆漫死的心都有了。

刘子安已转向了霍铭川。“霍少,别告诉我你已经不记得了。”

霍铭川眼皮子微微一挑,不屑的说道:“不过是个低贱的保洁,你还指望我挨个都记清楚?”

陆漫用力的抿紧了嘴唇,没错,在霍铭川的眼里,她就是个低贱的保洁,甚至连他身边的酒花都不如。

既然如此,她何必去在意他的目光。

她自嘲一笑,坐在了严继的身边。

“既然严先生不挑人,那我就坐着好了。”

随即又大方的说道:“没错,我的确在霍氏当过保洁,今天是第一天做酒花,能遇到了严先生,真是幸运的很呢。”

严继再次搂住了陆漫,有力的大手紧紧的箍着她的腰,让她动弹不得。

他歪头欣赏着陆漫,不安分的手有意无意的在她胸口划了一下。

“酒花好啊,又享受又赚钱,每天都有不同的男人陪,不知陆小姐喜欢什么尺码的?”

陆漫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下流的人,王海城那种王八蛋,至少还会装着点,严继根本就是不要脸了。

她再次看向了霍铭川,哪怕他能替自己说一句也好,然而,陆漫彻底的失望了。

霍铭川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正搂着身边的酒花,聊得热络。

陆漫只觉嗓子发苦,男人果然都是一群提了裤子就不认账的东西,她只能自求多福了。

“严先生,你也太猴急了吧,酒还没来了呢。”

她用力的掰开了严继的手,却反被严继按到了沙发上,长裙的开衩顿时裂开,露出了两条光洁的大腿。

腿上的凉意顿让陆漫明白自己的走了光,幸好,酒已经来了。

陆漫赶紧推开严继,给他倒了一杯。

“初次见面,我先敬严先生一杯。”

严继摇了摇头,色眯,眯的眼睛来回在她身上打着转。

“这酒你是要的,要喝也得你自己喝。”

陆漫咬了一下嘴唇,旋即仰起了天鹅般的脖颈,将酒干了。

严继勾了勾嘴角。“再来。”

陆漫自然知道严继想灌醉她,趁机占便宜,但却别无选择。

二十八万的酒,二万八的提成,她不能不要。

一瓶皇家女炮,几乎都被她自己全部喝光了,脑袋晕沉的厉害。

陆漫很清楚,如果现在不走,可就真的要出事了。

她娇笑着站了起来,朝着严继说道:“严先生,我去趟洗手间,回来咱们继续喝。”

出了卡台,陆漫的视线已开始模糊,跌跌撞撞的走向了卫生间。

她知道走廊里有个侧门,可以离开夜色,却一不小心撞上一堵墙。

陆漫赶紧低头道歉。“对不起,我没看见。”

话没说完,就听到了一个极具讽刺的声音。

“还以为离开了霍氏,你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原来是跑到这里卖笑了,陆漫,你这么缺男人?”

那声音低沉熟悉,充满了磁性,陆漫顿时打了个寒颤。

抬起头,恍惚看到了刚收回手机的霍铭川。

怪不得刚才好像没看到他,原来是出来接电话了。

想起严继逼迫自己时,他那视若无物的冷漠眼神,陆漫咯咯一笑,醉意朦胧的说道:“没错,我就是饥渴,霍先生,我记得咱们俩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找谁还用得着向你报备吗?”

霍铭川单手插兜,脸色漠然。

“当然没关系,你只是我随手扔掉的床上用品而已,既然有人想捡,随他的便。”

陆漫再次发笑,眼泪却在眼圈打着转。

霍铭川说的没错,她也的确是一个随时都可以被扔的非一次性物品。

他的目的也达到了,他现在有多光鲜,她就有多狼狈。

陆漫强行忍住了眼泪,朝着霍铭川说道:“多谢霍先生帮我重新定了位,还请让开一点,别挡我的路。”

她猛地推开了霍铭川,踉踉跄跄的推开了侧门。

门外有三层台阶,陆漫第一次走,根本没注意,一脚踩空,顿时摔了下去。

很倒霉,掉下来的时候下,鞋跟还被卡断了一只。

更倒霉的是,外边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陆漫在雨里愣愣的坐了一会,才挣扎着站了起来,索性把高跟鞋全部踢了。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单薄的裙子便被雨水淋透,丝质的长裙裹在她的身上,越发冷的刺骨,陆漫瑟瑟发抖的抱住了肩膀,脸上模糊一片,已经分不清到底是雨,还是眼泪。

此时,霍铭川已经回到了卡台。

酒花赶紧给他到了一杯酒,娇,声娇气的说道:“霍先生,你去哪里打电话了,人家都等你半天了。”

霍铭川接下了杯,想起陆漫从台阶上摔下的样子,心中莫名有些烦躁。

站起身道:“不喝了,我有事。”

严继和刘子安都一脸诧异,霍铭川晚上从都不办公,怎么突然有事了。

两人对视的功夫,霍铭川已经走出了旋转门。

看着门外的大雨,他皱了皱眉,莫名就将车开向了陆漫出租屋的方向……

陆漫仍然走在雨里,脑中的眩晕也越发的厉害,她甚至有种感觉,只要自己一闭眼,可能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她努力的想着医院的父亲,拼命的去想从前快乐,必须得找个什么东西去支撑自己走完这段路。

她还不能倒,至少,现在还不行。

然而,意识却越发的涣散,身体里的力气正在不断的抽离,眼见小区就在眼前,却觉眼前一黑,人已没了知觉。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8日 pm9:30
下一篇 2022年12月8日 pm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