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教师随笔(七十七):斜上举

By | 2018年12月19日

昨天晚上,同事发来信息,他被派去参加一个会议,明天的课不能上了。有任务在身,我自己一个人上呗,曾经也是有一堂课面对八个班的经历,两个班还是能应付来的。亏的,同事参加的会议只是半天。一天应付11班,是谁也受不了。

这届体育生,我们给他们上力量上的比较多。我们也在不断的尝试“流行”的训练方法,以便让学生更快的提高成绩。

周六的时候,我看那几个女生推铅球,有两个成绩较差,原因不是没有力量,而铅球的出手速度太慢,慢到我在旁边看着都着急。

我着急没用,我得想个办法,让她们的铅球出手速度快起来,当然了,这个毛病男生也有。

我突然想到,最近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让学生做斜上举了。在所有小力量的训练方法中,我觉得斜上举是最贴紧铅球技术及力量、速度要求的。如果学生在做这个练习时,推、收杠铃的速度太慢的话,是做不完整的。

我将想法与同事做了交流。我们共同做出决定,用两个周的时间至少练四次斜上举,这算是一个疗程吧,练习的时间定在体育课上,两个周正好是四节课。

说到体育课,也真难为这些体育生了,自进入高三以来,我们就没有让他们跟别人上过体育课,篮球、足球,私下里是否偷着玩过,我们不知道,反正在体育课上再没有摸过。等专业考试完了,还是不能上,那个时候,他们还要撵文化课呢。其实,我们现在不让他们打篮球、踢足球,还是担心受伤的问题。上次HY受伤,给他们上了很“生动”的一课。以前,因为打篮球、踢足球受伤而耽误训练、甚至是不能参加专业考试的学生也有过。那都是磨破嘴皮子说也不起效果的。

下午上课前,我给学生发通知,让他们去力量房将杠铃带到操场上,顺带着多带几组杠铃片,可以根据他们力量的不同用不同重量的杠铃。

因为集中做一种单一的力量练习,几组下来,学生的胳膊就酸痛起来。为了让学生调节一下,同事半途换了一个力量练习的方式,QZ觉得好玩,拿起杠铃,拉过了头,一下将杠铃砸在自己的嘴上,全体学生笑做一团。下午的时候,听学生说,门牙给砸了一块去。我去问QZ砸掉多少,他说只是一点点。

只这一点点,成为一时的“佳话”了。

高一月考,田径队、足球队的队员不齐,跟着我们训练。乌泱泱的一群人,训练的间隔没有了,真是一组连着一组。

昨天带着足球队的学生做蛙跳,今天可见识了他们的糗样了,一个一个跟瘸了腿一样。在做准备活动的时候,几个足球队的学生在我面前扶着腿,叫苦连天,说不敢跑了。这里面有装样的。

我告诉他们,跑一跑会恢复的快一些。

学生从我这里占不到任何便宜,灰溜溜的走了。

从远处,我看到几个学生直着腿小心翼翼的跑,那真是腿痛的。

训练需要一个氛围,三支队伍组成的“杂牌军”混编在各组,如果有学生想要偷一下懒,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所以说,管理运动队,不能只靠榜样的力量,教练更应该督促那些队伍靠后的学生,榜样拉、教练推,才能使更有效但提高队伍的整体水平。

明天有一个检查,需要打扫器材室的卫生,在4:30的时候,我们停止训练。我将打扫器材室的任务交给队长,并要他告诉全体队员,晚上6:30在高三十二班教室默写单词。

队长得令而去。

晚饭时间,有学生发了一条视频在微信群里,我看是CP在食堂里背单词。这说明他很用功吗?根本不是,他这是将背单词的事又一次拖到了最后。临阵磨枪是不会起多大作用的。恐怕,他又将停训背单词了。真是屡教不改。

晚上6:30,全体队员在十二班教室集齐。在讲台上,我扫了一眼大家,发现XZ撇了一眼手心。这个举动有蹊跷。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下讲台,来到XZ身边,对他说:把手伸出来给我看看。

这下,XZ慌了神,连忙去擦,嘴里还喊着:只有四个单词。

我拉过他的手,故意使劲给他摁着手心擦,擦完了,在上面拍一巴掌,生痛,我的手痛。

处理完XZ,我要大家全部伸出手来,我要检查。

那边,LD忙着擦,可是写在手上的单词太多,这一擦,手掌变得黑乎乎了。这小子。

检查到CP的时候,我把他的手腕,还有袖口全都检查了一遍。可能,他都不知道怎么样用这些地方作弊,倒是我,暴露了大家常用的作弊方法了。

我也是从一场一场的监考中走过来的,这次失手,实为我对他们太放心的缘故。看来,以后在默写制度上又该加上几条作弊处罚条理了。

HP同学默写的是《阿房宫赋》,篇幅较长,在大家将英语单词默写完的时候,他依然在写。我们就等着他。

写到最后,HP撂下笔说:老师,我写不下去了。

鉴于这篇课文较长,我给他一次机会,让周五去办公室再写一遍。2018.12.19


博主的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