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教师随笔(七十二):上学时的糗事

By | 2018年12月13日

这两天我在重读马世芳的《昨日 书》。《昨日 书》主要写作者受家庭影响(他的母亲陶晓清)一路追随广播、摇滚、民谣到中年的一些故事。我对作者写的学生时代的故事比较感兴趣,而这些故事大多与我们常谈到的学习是无关的。

曾经,我们在学生时代,在学习之外,也经历了很多事,而这些事往往会成为毕业聚会的话题。我们也会兴高采烈的聊这些事。

现在的学生,也需要经历一些学业以外的事情,要不,等他们毕业后聚会,哪有话题可以聊。

回到教师的身份,他们过多的参与学业以外的事,总叫人不放心,甚至对他们严防死守,他们去参与的那些事,可能也为此吃了不少苦头吧。

前一段时间,学生去参加一个社会组织的三人制篮球赛,有偷跑去的,也有撒谎请假去的。可能这段经历会成为他们一生的回忆,但在此刻,与高考相比,家长、老师肯定是不会允许他们去参加这些活动的。

回到眼前,体育生们需要多积累一些文化课知识,以应付不到200天后的高考。依然是课间操的时间,QZ、CP、LD、TX四个人到体育组,来完成他们没有默写好的英语单词。写完以后,我拿着单词的试卷去找英语老师。专业就是专业,几分钟的时间,英语老师就给批阅出来了,当然,那些错误的地方也给标注出来。

我问英语:是不是这张试卷上的英语单词比较简单一些,这次默写的效果这么好。

英语老师:不是啊,这张试卷上的单词不简单,可能是他们背过两张后,背单词越来越顺溜了,就比前面容易多了。

我听了这个评价很高兴,这就是说学生的英语单词背诵已经“渐入佳境”了。看来,用“逼”的方式,让学生背诵,还是有好处的。这也符合了我们让这些学生学习的初衷,我们想要用学习占用他们玩的时间,用学习的点滴积累来激发他们学习的积极性。

有了效果,我们要趁热打铁,将这个做法更坚决的执行下去。

满以为下午可以带学生练专项,可是下午学校的例会也必须参加。

下午我并没有带着训练,而是在会议室里听报告了。报告很精彩,只不过是学科性要强一些。最后一位高级语文讲新教师的培养问题,他提到一个词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说自己总上教师岗位第三年开始写下水文。

我不知道这个下水文是什么意思,问旁边的同事,同事也不知道,他猜测可能是随笔一类的东西。晚上回到家后,我百度了一下,原来下水文是这么个东西:

下水文是根据学生作文的命题或要求亲自动笔写成并用于指导学生的文章,也就是教师写的范文。语文教师写下水文一方面是教师从根本上取得作文教学的主动权而坚持各种形式的练笔,另一方面是布置学生作文时,教师本人也同题作文、品尝作文的甘苦,取得切实的经验,有针对性指导学生写作。

那位高级老师说他在作文审题方面颇有研究,可能这个下水文是为了在教学生写作文而练笔的吧。

其实,当听到下水文这个词的时候,我也以为是随笔类的文章。

那位高级老师还提到,当你写到第十篇的时候,就会喜欢上这个事。我看了一下自己写的随笔,70多篇了。的确,我也喜欢上了写教育随笔。这就是认真的做一件事,然后把它记下来,就成了现在的随笔。

没有参加训练,也就没有继续我的训练笔记,这篇也就成了我的水文了。希望明天不要再有别的事打扰我的训练了。随着一天天的临近考试,我现在稍微的有点着急了。可是,训练也不敢操之过急,只能是保证不给学生拉下训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