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教师随笔(六十四):教育的美是什么?

教师应该阅读什么样的书?我觉得,并不一定非要读与教育有关的书,如果老师只读教育的书,很容易让自己狭隘起来。教育存在于社会中,不只是为社会培养专业的人才,确切的说,教育的最终结果是教育每一个社会人,带动社会的发展。

所以,教师应该到社会里去解读教育,而不是为了围墙里的教育而教育。

蒋勋曾执教于文化、辅仁大学,担任过东海大学美术系主任。在学校工作中,蒋勋对教育也有过深深的思考,偶有评价教育的片段出现在他的著作里。但在蒋勋大部分的著作里,所言不是教育,但从字里行间,我们却能领略到教育的哲学。

在《品味四讲》中,蒋勋说:美应该是一种生命的从容,美应该是生命中的一种悠闲,美应该是生命的一种豁达。

《品味四讲》,初版的时候,书名是《天地有大美》。这本书是蒋勋在电台主持了一个“美的沉思”这么一个节目,其中谈生活美学的部分,被编辑成《天地有大美》,后来简体版再版时,更名为《品味四讲》。

蒋勋在电台做节目,收听节目可能是社会上部分热爱生活的人。但他的对生活美学的阐释,却与我们的教育是如此的贴切。生命的从容、生命的悠闲、生命的豁达,难道不是我们教师面对教学、学生面对学习所需要的状态吗?

在日常里,我们被各种官利蒙上了遮眼布,却忽视了我们与学生生命力最本真的东西,所以,没得奖的老师、考不上学的学生被划归为一类人。但生命的光彩不应该局限于此,没有这些,个体的生命要依然光彩。

所以,教师与学生,要在教与学里碰撞出成绩以外的光彩来,成就生命的从容、悠闲、豁达。

可是,在考学这件事上,学生就显得不那么从容了,他们中有不少人离考试的标准还有一定的要求。

周一升旗仪式结束,我来到办公室,见TX在办公室里。他看到我进了办公室,对我说:老师,我是来拿手机的。

我根本就不想把手机给他,任何理由都不行。

我:我没说要给你手机。

TX:你就给我吧。

我:门都没有,赶快去上课,别缠着我要手机。

TX:不给我也行,要不减两天也行。

我:某受手机这件事,我说了算,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这个周五我把手机还给你,你再跟着我要或者讨价还价,我将无限期的不给你手机。

TX想以“赖”的方式要手机。当我去五楼去找英语老师要单词考试的试卷的时候,TX居然也跟我一起去。我回头看了他一样,再没有理他。

TX可能看到要手机无望了,自己离开了。

在体育生中,大部分学生是带着手机的。晚上,我会看手机里走的步数来获得他们是否长时间带手机的信息。TX是上课玩手机被我们查到,就得给他一点点颜色看看,否则的话,他依然会在课上玩手机的。

学生纪律的管理,应该让学生知道怎么做,以及不这么做会怎样。千万不能说狠话吓唬学生,更不能说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有很多老师,在学生面前说,如果他们不怎样就怎样怎样,其实,老师自己根本做不到“怎样怎样”,倒是真有学生那样了,正好印证了“老师原来只会吓唬人”,学生还能管的住吗?

在TX手机的问题上,我们不仅给他讲了手机对他们学习的危害,更讲了不能在课堂上玩手机,当TX在课堂上看了手机,被我们发现的时候,其它的学生其实也在看我们如何处理。我们的态度坚决,TX就被当做鸡给杀了,对猴子当然有震慑的作用。不仅是手机,当我们强调其它的几率问题时,学生如果想违反几率,首先会考虑后果,掂量一下,孰轻孰重。

我们并不是要与学生作对,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对他们进行约束,进而让他们把精力放到训练与学习上。就像我们让学生背诵古文,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背过几篇文章那么简单。也许,我们更想将现在的体育生培养成有思想的运动员吧。


体育教师随笔(六十四):教育的美是什么?
博主的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 2018年12月2日 pm8:57
下一篇 2018年12月4日 am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