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教师随笔(五十九):走路背古诗词

By | 2018年11月28日

上体育课的时候,我问上体育课的学生关于古诗词的问题,却引起学生分享体育生如何背古诗词:

“老师,体育生都在背《师说》”

“他们什么也不学了,只背古诗词”

“TZ去厕所的路上也拿着书背”

……

在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体育生,更不知道以前他们是如何学习的,反倒是运动队里几个比较认真的学生表现的很平静,对他们对各种作业得心应手。

从监督体育生上,广泛联系、发动群众才是合理的。体育课上,有个学生告诉我,JM晚上在宿舍做平板支撑、背古诗词。从默写古诗词上来看,JM的确有了进步,昨天做皮带牵拉练习的时候,我还和同事谈她的动作标准。

在普通学生面前,我这个教练还是不忘显摆一下这些学生的,表扬一下JM最近的进步。

在学习上,希望体育生们动起来,只用眼瞅着不去做等于零。TZ一直在努力的背诵,班里人见到他去厕所的路上也在背,可如此努力,背诵的也并不顺利,中午,在办公室默写,只默写出一篇。下午训练的时候,TZ来到操场,找我商量,说他剩下的这篇课文实在背不过了,还表示,他怕拉下训练。

他的意思我明白,他想让我在这篇课文上放他一马。

规矩,我们已经定下,我们要说话算话,这是运动队管理的要求。对于TZ来说,就是要找出训练、学习上的不足,改“不足”是很难受的。我更希望他能坚持下去。

所以,我直接把他“撵”回去背诵了,过不了这个坎儿,下面这个坎儿依然会等着他,总要去过的,所以,必须狠心一些。

下午训练完,同事给学生们发布了新的任务,背诵英语课本的一页单词。

简单的背诵,并不能提高多少成绩,可背诵对于我们体育老师来说,是操作性最强的督促学生学习的方式。理科生,支撑他们学习成绩的是数理化生物,这不是靠背诵能解决的问题。希望,我们能靠“背诵的砖”,引出“数理化生物成绩提高的玉”来吧。

在训练上,这段时间最大的障碍是学生的疲劳性骨膜炎。今天训练做准备活动的时候,TY突然问我:老师,我们的人都哪里去了?

我看了一下队伍,的确是,人少了很多。

我与TY在那里算起少的那几个人,原来,他们因为疲劳性骨膜炎,去做力量了。

疲劳性骨膜炎,在每年的体育系训练中都会出现。我们常用的做法是坚持和热敷。这两个手段根本起不来太大作用。我记得在多年以前,有个学生从开始训练,一直到比赛都在疼痛中。

作为过来人,我在高三练体育的时候,也饱尝了腿痛的苦,那是一种钻心的疼,晚上也时常被疼醒。

我听YM说过,她也被疼醒过,半夜被疼哭了。

这些有疲劳性骨膜炎的学生,忍受了多大的痛苦。

我回家找出很久以前买的《体育与健康课常见运动伤病防治》,找到写疲劳性骨膜炎的章节,也没发现有可操作的治疗方法。

SD曾因为腿痛,去医院看过,在一系列的检查做完后,医生只给了一个“回家休息”的偏方。其实,这个偏方,在我训练的时候就知道了,休息一个星期,立马康复,回来一训练,腿重新疼起来。

单纯的让学生坚持,不但会影响到学生的训练学习,还有可能影响他们的成绩的提高。为了找一个好的可操作的方法,我跟大学要了《知网》的账号,希望能在那里找到答案。

专业论文所刊登的方法也是专业的,只不过“专业”的有点脱离群众,对我们这样的基层运动队来说,还是略显遥远一些。在一篇论文里,写了涂抹栀子柏皮汤可以有效缓解疲劳性骨膜炎。但我不知道这个栀子柏皮汤是何种类型的药,对于药物,我们还是外行。

我找几个家里有大夫的学生,让他们帮我问栀子柏皮汤的性质。一个学生给我的回复是:

栀子柏皮汤,清泄湿热,必须是內热有湿,皮肤泛黄,现代用于肝炎,胆囊炎,但大多肝炎,胆囊炎多是寒湿。用于急性发热性肝炎。 处方药,可以在药房配,一般不能乱用。

其实,我该将论文打印出来,让学生带着回家去问,因为我在论文上看到的是熬制出来的。

疲劳性骨膜炎的问题还是要主动的去想办法解决,不能总考热敷与毅力来治疗。


博主的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