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教师随笔(五十二):郁闷

By | 2018年11月20日

学生做完准备后,坐在台阶上换跑鞋,今天的训练内容是速度练习。

CP先换好了鞋,站在一旁看着别人。他的精神状态不太好,萎靡不振。我问CP怎么了?别的学生注意到我问CP问题,立即替CP回答了这个问题,说他上课睡觉了,还没有清醒过来。

CP听到别人的回答,急了起来,说:老师,我上课没有睡觉,可能是昨天跑得太多,累到了。

昨天跑5公里的时候,CP表现不错,一直在第二位上,跑在第一位的是KB,他耐力比较好,高考专项报的是800米,他训练的激情一直很高,昨天跑完三百后,觉得不够量,自己去加了一个。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HP,有一次训练,他也说精神状态不好,被我猛然从后背拍了一巴掌,立马清醒过来。

我与CP聊的时候,HP正在旁边,他听了后,将那天我拍他一巴掌的事,绘声绘色的讲给大家听。

CP一听,立即慌了,他连忙说:老师,我不用拍巴掌,我清醒了。

我说:我不信,然后朝着转身想逃跑的CP后背上拍了一掌。我没用力。

HP看到了说:老师,你拍的这巴掌好像没有拍我的那掌用力。

我说:CP穿着棉衣,用力拍也没用,不像拍你的时候,穿着短袖。

其实,不用拍这一掌,CP已经吓得清醒过来。

一切准备妥当,大家围簇在起跑线那里,按照次序训练。

挺长一段时间了,TZ一直很郁闷,他训练很刻苦,成绩不升反降,时间久了,有点心灰意冷了。

今天也是,跑了几个三十米后,我从他脸上看不到半点乐趣。在跑完一次后,我听他跟同组的同学说:在我转二百米之前,老师说,只要我八十米能跑进10秒,就可以将二百米当作专项了。那个时候,轻轻松松的就能跑9秒多,现在感觉跑不出成绩来了。

我观察,TZ的技术发生变化了,腿落地后,没有了拔地的动作,在跑道上,基本在做高抬腿。

我将这一信息告诉TZ,TZ认真的听,从神情上可以看到,他在积极的思考。

在最后一个80米的时候,他跑过来跟我说:老师,我找到以前跑步的感觉了,只是体力不足,在成绩上看不出来。

其实,我也发现他最后一个80米,身体的向前性特别强。一个学生进步了,是最让人高兴了。

学生的进步,不仅仅是教师的教法问题,更需要学生能够积极的进行思考。CP的思考主动性就不强。开始训练的时候,我即告诉他要将腿抬起来,训练半天了,任你怎么提醒、提示,他就是听不到,在将要结束训练的时候,再一次跑过来问我:老师,这次我跑的怎么样。

训练这么长时间了,很多学生已经不需要手把手的教了,只要你告诉他如何改进,他就能去琢磨,将其变成自己的东西。比如XZ,在听了我的建议后,即开始在跑动中试着去尝试改变,从外面也能看到他的技术在向标准接近。

学生之间产生差距,也有自身主动性的原因的。


博主的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