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教师随笔(四十八):装乖

By | 2018年11月12日

今天在办公室,说起考试成绩,我与同事谈到他们的期中考试成绩问题,看是否可以将试卷再考一遍。

同事觉得可以这么做。

我上楼,去高三办公室跟各科老师要期中考试的试卷。没想到,这拉开了老师们对体育生的“控诉”。真没想到,在“乖”的背后,还有这么多的故事。

老师们跟我说体育生的问题,牵扯到方方面面,我课间操时间(高一、高二考试,课间操暂停了)上去的,直聊到第四节课上到一半才下来。同事打趣我说:我们以为你出去玩了。

问题主要集中在不爱学习上,手机、睡觉、扰乱课堂纪律,还提到几个我觉得表现还可以的学生。因为学生管理的各方面,还存在衔接上的问题,对于体育生的约束上,存在许多漏洞。体育生还经常假借“一方老师”的名义撒谎。

但从老师们对言语中,老师们还是很希望管好这些学生,并在需要的时候进行帮扶的。只是学生学习的心,或者说无心学习,让老师们没了脾气,想要管他们,也是没有有利的举措。

了解到这些后,被老师们的善良所打动。即便可以“眼不见心不烦”的敷衍,但他们始终惦记着能为学生的学习做点什么。我依然告诉这些老师们,我愿意管着学生,积极配合老师们。遇到这些学生调皮,也不用跟他们生气,直接告诉我,由我来做纪律上的事。同时,我也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听话,就用“告诉你们教练”来吓唬,他们还是很害怕我的。

在从英语老师那里拿到卷子后,他们还说,高三的许多材料,他们都有,只要需要,随时可以去拿。

我不知道,如果我将这些老师讲的话告诉学生们,学生会怎么想。他们会被感动吗?

下午训练,我清点了一下人数,除了一个请假的外,全部到齐。在训练上,这真没的说。

CP在热身的时候,从我眼前跑过,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与他妈妈交流的事。我没有直接找CP,而先去跟同事先交换一下意见。

听我说CP撒谎的事,同事也很生气。这个行为必须罚。

我们喊过CP。

同事:你是不是有事没告诉我们?

CP战战兢兢,不敢说。

同事:你昨天去哪了?

CP:回村了。

我说:你妈跟我说了,上午就办完事了。

CP说:有个事赶不回来了。

他始终没说是什么事。

我说:你是前天晚上跟我请的假,昨天下午为什么赶不回来?我跟你妈交流才知道这个事。

CP低下头,说:昨天晚上我妈跟我说了。

昨天晚上,我跟CP的妈妈聊这些事的时候,要她不要跟CP说我们“合作”的事。我是为了学生在一些事上瞒过我们两个。也许,当妈的指导孩子撒谎,还不知所踪也很生气吧。

最终决定,下午训练内容上多加两个,回去写检讨,明天训练的时候,当着全体队员念。

当然,我们也不会忘记对他教育一番:

欺骗老师很容易,很容易就能蒙过去,可是,骗老师有什么意义呢?你觉得老师傻,没发现你的小技俩?可是,瞒过老师,你少的是一次进步,那是你自己的事。我们老师识破你的技俩,可以当作没看到,让你一直在沾沾自喜当中,最后吃亏的是谁?

2 thoughts on “体育教师随笔(四十八):装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