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在向楠霏(风在向南飞)完结版阅读_风在向南飞热门小说

《风在向南飞》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一起看海去”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枫在向楠霏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风在向南飞》内容介绍:枫在结婚那天,收到了向楠霏的一封信
信的封面,写着:
风在向南飞,时短又爱恋
枫在,你不用向南飞了
向楠霏要去另外一个世界找风了

小说:风在向南飞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起看海去

角色:枫在向楠霏

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风在向南飞》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一起看海去”。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他就在我的面前,只不过我看不到他的样子。”“2010年的夏天,我们在大山里迷了路。可是我们发现一片海,星河。”向楠霏笑笑:“好听吧,他取的,这个名字我一直记得

评论专区

华娱1997:改评文里面主角讽刺吴亦凡,可是你先看看你自己吧。你以为自己就是什么好玩意了。不反对开后宫,但是现实中有这种明星我第一个冲了。这年头找个1v1的娱乐文可太难了

美国牧场的小生活:一分给每本书都会出现的主角前女友和前前女友和前前前女友!!!!!!!!!!!!!!!!!!

怪厨:干草以上,粮草未满;有越写越好的趋势,一群怪咖的欢乐故事,看着挺开心的;

风在向南飞

第5章 星河

之后向楠霏便没了声,一直看着窗外的云。

慢慢的,她张开了嘴:“枫在。”

“嗯。”

向楠霏闭上了眼睛,音色缓慢:“其实我喜欢的不是顾晏城。”

枫在闻言,眯了眯眼。

“他叫江知野,他比我大一届。”

“那天阳光特别大,大到我睁不开眼睛。他就在我的面前,只不过我看不到他的样子。”

“2010年的夏天,我们在大山里迷了路。可是我们发现一片海,星河。”

向楠霏笑笑:“好听吧,他取的,这个名字我一直记得。星河和荧光海挺像,只不过星河啊,它一闪一闪的,都是小星星。”

“那一年啊,夏天的开始,遗憾的开端。就是走出那片海时,江知野他失了踪,没有退学也没有休学,就是消失了,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后来他们一个一个都走了,我因为受刺激过大失忆了一阵子。不过后来也不知怎的,我又到了那座山里,那片海边。”

枫在全程抓着向楠霏的手,他问:“那你想起来了吗?”

向楠霏转过头去:“我一直都记得,因为我是唯一的幸存者。”

枫在的手不自觉紧握了下:“你们困了几天?”

“枫在,那片海真的好大,好像永远都走不出去。”

“枫在,我好像……”

好像再也找不到他了。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

“怎么?”枫在接着问。

向楠霏抽开手,别过了头。

医生进来把枫在赶了出去:“楠霏,你靠药物治疗还是很没有安全性的。”

“我不想在医院里等死,我不想再走她们的老路。”

医生插着兜,神情很严肃:“如果你这样,你照样走了她们的路,你想想刚才那个男生,你再想想江知野,你……”

向楠霏忽然提高了分贝:“别和我提他!”

向楠霏转过头瞪着眼:“李扬卿!你是漠槐的闺蜜!当初也是你和漠槐撮合我和江知野的!现在他走了,一声不吭的走了!他有没有想过我!”

李扬卿扶了扶眼镜:“楠霏,你别激动,你是时候该忘了他了。”

向楠霏依旧嘶吼:“忘!李扬卿我问你,叶淮川当初抛下你就走!你好好想一想那时候的感受!是不是生不如死!”

“我为了漠槐,茵茵,叶淮秋和墨景阡失忆,你呢!你认识他们时间比我长!李扬卿你有没有良心!”

李扬卿终于不耐烦了:“向楠霏,她们的尸检是我做的。”

向楠霏身体剧烈抖动,怒视着李扬卿。

“哈哈李扬卿,你还承认你是法医啊。”

李扬卿深皱着眉,转身就走。枫在和门外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你是谁?”枫在发问。

“你又是谁?”男人紧跟着发问。

“你和她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认识的?”枫在不依不饶。

“你呢?你是她什么人?前任?”男人不缓不慢。

枫在抱胸:“前任?她还有前任?”

男人抱胸:“我是他现任。”

枫在吃惊:“你是江知野?”

男人动作忽然一顿,后退一步,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张大嘴:“你……你是谁?你为什么知道江知野?”

枫在挑眉:“你不是江知野?”

男人撩了撩头发:“我不是,你是……”

正好李扬卿推门出来,男人瞬间喜笑颜开:“小卿!”

李扬卿深深吐了口气:“没救了,忘不了他。”

李扬卿又一抬头,发现枫在十分好奇的盯着她俩人。李扬卿沉默,枫在掩饰着嘴角的笑意,关上了病房门。

“他是谁啊?他还知道江知野呢。”

李扬卿一喜:“你咋知道?”

“他和我说的……楠霏告诉他的?”

李扬卿一只手握拳,另一只手张开,顺势一拍:“那就有戏!江知野是我们都不能提的禁忌,她和枫在说了,那就说明楠霏对枫在没有抵触。”

向楠霏还在大口呼吸, 她本意是不想和李扬卿吵架的,但是李扬卿偏偏要提起江知野,还要火上浇油。

枫在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给向楠霏削苹果,病房里只有刀划过苹果皮的声音。

不知隔了多久,门外有人敲门,紧接着打开了病房门。

相北椅在墙上,手里拿着酸奶:“向楠霏,医药费我交的,你能不能给我报销?”

向楠霏呵呵一笑:“想的美。”相北站直身子:“向楠霏,你有没有感恩的心?”

她摇摇头:“没有,管你咋说,哪怕撤了我学生会主席的名分。”

相北一缩脖子:“别,教导处杀了我,我可不敢。”向楠霏头一撇:“那就走,烦人。”相北悻悻的瞪了她一眼,关上了门。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9月30日 am9:41
下一篇 2022年9月30日 am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