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之间交流什么? 《这学期》

学校同事要到外地支教。校长给支教教师派了一个任务,请支教教师联系所支教学校,与我校联谊,成为共建学校。这是超越了支教的活动,成为了两个学校之间的事,也成为两个学校之间老师的活动了。这是让一个点,成为了面。

这是校长的思路,一个好思路。时常,我们经常以谦逊的态度到别的学校去学习,考察一天,参观校园,听堂讲座,带回来思路,也带不回思路。其实,我也一直对这种学习方式持怀疑的态度的,不是我不虚心,而是如何能全面的学习别的学校的先进经验。

我常想在工作时间,到一个先进的学校去住上一个周,看看那些学校是如何运作教学工作的。单单一个报告,听到的也多数是好消息,对于所谓的先进理念有什么副作用,我们不知道,可能这个副作用对我们的实际,却是致命的。

记得那年去杜郎口考察,我没有跟着安排去听报告,而是去看他们的体育课,通过观察,我知道,他们的体育课与文化课是不一样的,至少不是我认为好的课。后来,听同行的其他同事说,他们的音体美课程并不在他们的教学方法的范围内。

紧接着,我们又去了昌乐一中,我还是没有去听报告,又溜达到了操场,偌大一个操场静悄悄的。我问一个老师,为什么没有上体育课的。这个老师见我胸前挂着牌,说是恰好这节课没有体育。

我虽然不是数学老师,但有笔帐还是会算的,将学校的班数乘以二(每周两节体育课),再除以五(每周五天),接着除以五(每天上课的时间有5节课),这是平均的算法,这么算下来,一节课需要9个班上课,这是很秘密集的。

所以,作为这两个学校的校长来说,是教育家身份的,而唯独缺了体育这条腿的。

其实,我是不应该在博客里说这些的,可是,这就是我所参观学习的东西,当然这些东西不会在其他同事所听到的报告里所了解到的。

回来后,我在想,我们那么一帮子人去学习一天,为什么不能让一个人呆在那里一周,这相当于一个小周期的教学了,教师如何处理实际教学的细节,以及这个教学方式带来的弊端问题,都能看清楚的。

我们的参观学习,探讨交流,普遍的行不成两校教师的整体联合。比如说,两个学校的某个学科的交流,还只局限于点对点,或点对面,也就是两个学校的两个老师交流,或者一个学校的一个教师给另一个学校的老师做场报告。为什么不能把两个学校的某个学校的老师,整体的融合在一起呢?

校长提出与同事支教学校联合共建,也非是派我校的某个教师去那里坐场报告这么简单,而我觉得,更像是两个学校的老师在共同研究一个课题。两个人相互分享一个点子,没人都有两个点子,一堆老师在一起,可能交流出来的点子要远远大于教师的人数了。

交通便利了,网络便利了,作为学校及教师来说,就不要固守自封、闭门造车了,走出学校,实现校级之间的交流,甚至可以与教育以外进行交流,打造更加符合社会需求的教育。

作为学校来说,也不要单纯的去学习,带着问题去寻求解决的方式,也是在用心搞教育。不要以为世界上有一种教育教学管理方式能够成为教育的圣经,就像那些优秀教师,都各有特点,谁能照搬到自己身上来?还不是通过这些教师的特点,打造自己独有的特点。而我们去请教这些教师的时候,他们也不会跟你说某个方法一定行,而是告诉你TA是怎么做的。或者,当你遇到问题的时候,TA会根据你的特点,给出解决的办法来。

                       
上一篇 2017年8月29日 am8:00
下一篇 2017年9月2日 am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