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枫李沐晨《误入江湖一路紧张》全集阅读_误入江湖一路紧张完整版阅读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误入江湖一路紧张》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云顶之傻”大大创作,白枫李沐晨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穿越而来的白枫,一路被迫营业;
机智地与同样穿越的李沐晨相遇并相识;
遗憾地卷入深不见底的江湖与朝堂之争;
陌生的时代,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悄然发生;
稳健的性格,一个个让人心惊胆战的危机巧妙化解

小说:误入江湖一路紧张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云顶之傻

角色:白枫李沐晨

经典穿越重生小说《误入江湖一路紧张》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云顶之傻”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片段:白江有些尴尬看了看白枫,“我爹又喝醉了。”说着,三步并两步走上去。“爹,你怎么又喝多了,我娘呢?”,说着想要将躺在地上的身影扶起来。白江手刚接触到他父亲胳膊时,有些湿漉漉的感觉传了过来,随即便闻到一股刺鼻难闻的味道,但是躺在地上的人影没有动静

评论专区

就决定是你了,皮卡丘!:一天更新就一张还是2k的

国士无双:简单来说,这是一个智障作者写的给一个智障开了无敌挂也没用的智障文。然后。美其名曰,见证历史。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熊孩子的霍格沃兹,老实说这人设某种意义上看着戾气超重,于是作者和笔下人物的卖萌也别扭扭曲。喜欢这个题材创意,但分外讨厌这种自视甚高的ooxx原著的写法和视角,总有种远古龙傲天单人游戏异界游的即视感。

误入江湖一路紧张

第6章 惨绝人寰

吃完面,白枫还带着白江在县城里转了一圈,如果不是害怕白江的父母担心,白枫还打算带白江看一看华阳县的夜市的。

两人回到村口时,也已经是月上柳梢头了。

从来没有这么晚回家的白江害怕母亲责备,说道:“小枫,我回家这么晚,我娘肯定要打我,你送我回去好吗?”

白枫嘿嘿一笑,“都多大的人了,还怕娘,走吧,我送你回去。”

村里的晚上是没有光的,当然除了月光,所以静谧是小村晚上的特色。

两人趁着月光,从村头走到堰塘,一路上连犬吠都没有听到一声。

白枫不禁有些疑惑,未免太安静了些。

来到白江家门口,破篱笆围成的院子,院门大开,一道人影躺在院子中。

白江有些尴尬看了看白枫,“我爹又喝醉了。”说着,三步并两步走上去。

“爹,你怎么又喝多了,我娘呢?”,说着想要将躺在地上的身影扶起来。

白江手刚接触到他父亲胳膊时,有些湿漉漉的感觉传了过来,随即便闻到一股刺鼻难闻的味道,但是躺在地上的人影没有动静。

白江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动静。

白枫察觉到了不对劲,赶紧上前蹲下查看,一股浓烈的刺鼻的气味顿时传进了白枫的鼻子,这气味白枫再熟悉不过了,上辈子没少接触。

“明叔,明叔”,白枫急促地喊了两声,见同样没有回应,趁着月光,将手指放到鼻前,顿了顿,然后有些悲伤和遗憾的对白江说:“小江,你爹死了。”

白江一下愣住了。

月色下,蹲在地上,本欲将父亲扶起来的白江突然不知所措。

过了好一会儿,白江仿佛才回过神来,索性坐下来,将父亲揽在怀里,又用力喊了声:“爹!”

依旧没有回应。

“小江,我们进屋去看看你娘!”,白枫出声。

白江这才将父亲放下,两人起身来到屋里。

没有掌灯,屋里一片漆黑。“娘,娘,你在哪儿?”

没有回应,白江轻车熟路地来到桌前,点起了灯,摇曳地昏暗的油灯下,白江娘同样静静地躺在地上,胸口衣襟已经被鲜血染红。

白江身体一晃,就要往后倒去。

白枫一个箭步扶住了他,眼泪顺着白江的脸颊流了下来。

白枫能理解此时白江的心痛。因为昨天他也经历了同样的场面,只是他失去了娘,而白江同时失去了爹娘。

不知过了多久,白江的情绪稳定了一些,他们将院子的尸体抬进了屋,让白江爹娘靠在了一起。

这时白枫开口说道:“小江,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很愤怒,但是我觉得今天晚上的事情很蹊跷,我们回来时从村头到你家,连一声狗叫都没有听到,太安静了,会不会其他家里也是这样。”

说完,见白江还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并没有回应他,继续说道:“小江,我到旁边东东他们家去看一看,你就在家,不要出去,等我回来。”

说着,起身就要出去。

白江却焦急地说:“小枫,我和你一起,我害怕。”

白枫点了点头,两人出门,将院门拉了过来,轻掩,乘着月光,往白东东家走去。

白东东一家七八口人,往常此时正是宵夜的时候,今天却同样是黑灯瞎火,两人心中同时咯噔一下。

同样院门大开,院里三人,屋里五人,已经全都没有了意识。地上躺着的不仅有人,还有猫、狗,鸡笼中的鸡,猪圈里的猪同样没能幸免。

两人又一连走了三户,都是如此。

两人越走越心惊,强烈的不安和恐惧的笼罩着二人。

白枫还好些,毕竟前世经历过这些血腥场面,但是如此鸡犬不留的做法还是第一次见到。

白江则是直接全身颤抖,无法自已。

白枫决定不再走了,再走下去估计也是同样的结果。索性直接返回了白江家中。

根据白枫的观察,包括白江家在内,每家都是一人不留,但家里并没有被翻找的痕迹,物品摆放也都还算整齐。看来这真和之前他娘说的村里最近会有劫难有关。

从两人离开村子到再回到村子,前后不过五六个时辰,原本宁静祥和的村子此刻已是人间地狱。

“如果真如我娘所说,这场劫难与十年前我爹的失踪有关,那或许我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看来此地一刻也不能再停留。”白枫看了看依然还沉浸在悲伤和恐惧中的白江,心中充满歉意。

当务之急,连夜离开。

谁也不敢保证他们还会不会卷土重来,至于到底是何人所为,什么原因只有等过后再来调查了。

“白江,我们现在要赶紧将你爹娘埋了,然后离开这里。”

白江没有反应,白枫不忍,自己到院子里找到了锄头和铁锹,然后在屋子后面挖坑。

身子骨弱是硬伤,中途只能找来白江一起。

待白江父母入土为安已是一个时辰之后。

两人什么也没有拿,连夜往华阳县城的方向走去,为了不被人察觉,两人没有走官道,专挑草木丛生的小路。

两天后,云州,夜凉县城。

对于西南边陲的重镇,夜凉城承担着重要的战略防守任务,高城深池,气势磅礴。

城里则是摩肩接踵,车水马龙,一片繁荣景象。

城门外,白枫和白江蓬头垢面,衣不蔽体。

此时和他们二人一样的还有很多人,据说是邻国正闹饥荒,这些都是逃难过来的流民,想要进入夜凉城讨口吃的。

守城士兵得到的命令是紧闭城门,听候指示。导致流民越来越多,场面越来越混乱,眼看城外守城和维护秩序的士兵快要被流民的怒骂和口水淹没。

城中守备部队——青羽军,此刻,青羽军主帅贺轻羽正召集手下及县令县丞等一干军政要员商议对策。

但你一言我一语,半天没有合适的解决方案,城外流民聚集已经超过一天,如若再得不到吃的,势必会发生严重后果。

看着眼前争论的场景,县令杨宫对贺轻羽说道:“贺将军,眼下的办法只有先让城中大户到城外施粥,以稳定当下局面,我等再继续商议办法。”

贺轻羽只得无奈点头,问道:“你觉得让哪家先去施粥合适?”

县令嘿嘿一笑:“这夜凉城中,首屈一指的大户当然要数叶家,这为民施粥的侠义之举他们当仁不让啊。”

贺轻羽看了县令杨宫一眼,见他满脸堆笑,只得说道:“好吧,你这就差人去通知叶家,着他们立即城外施粥,以安流民。”

县令杨宫冷笑着领命而去。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