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李洵安》李洵安南辞一别无故人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鄙人李洵安》完整版在线阅读

《鄙人李洵安》,以李洵安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李洵安”倾力打造的一本奇幻玄幻,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百年前,各宗派出修士,联手将从虚空逃出的上古凶兽饕餮镇压于,正值动乱的大丰边境的一座大山之中,后长大的李洵安将其收服,开始一人一狗一剑走天下

小说:鄙人李洵安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南辞一别无故人

角色:李洵安南辞一别无故人

热门小说《鄙人李洵安》是作者“南辞一别无故人”所著。小说精彩片段:“好的先生,这就给您取来,火炭两文一斤,一共二十文钱,先生给个十五文就是了。要是先生不够用我这常给您备着!”,只见摊贩速度很快将麻袋里的火炭倒出一次一次过秤,李先生也不闲着,从自己腰带里拿出钱袋,那是一个深褐色的钱袋,里面装着零星的碎银,和哪一叠铜钱。“你拿好,正好十五枚!”,只见李梓儒带着中正的语气说道,“先生您拿好”摊贩将手上装好火炭的麻袋递向李梓儒。“哎先生你走好!有空常来!”这时李梓儒拎着麻袋正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向自己来时的路走去

评论专区

吞噬世界之龙:文人的事能说抄吗?不就是整个北欧神话照搬了一遍吗?不就是结局一样,所谓主角多加了一些中二解读吗?(就当又百度了一次北欧神话)

这诗人有毒:这人也出山了?惊喜

我在东京掀起百鬼夜行:NC欢乐文,开飞机开的老子屁都笑出来了

鄙人李洵安

第2章 难民

至那茶院说书已过大半年,年关将至,由于岐山镇靠着两座山!倒也使得那寒风也不怎么灌的进来,街道上人来人往,当然也是年关了置办年货的人偏多。一条镇南说偏也不偏的小巷,两边落着街角小贩,由于是腊月了,天空飘着零星的小雪,使得街边小贩摊位上都撑着腊黄的油纸伞,不知道是有些年月了,还是着纸伞就本身是这个颜色,倒是跟小巷两边的老旧的陈墙很有一种年代久远的烟火气。

“李先生,可是要买一些火炭?”,只见一摊边小贩对着一位头发花白,且撇着玉白色发簪的老者笑着说道。“摊主,这腊冬已至,这不马上也要过年了,家里备些火炭是有必要的!”只见这位老者马上笑着回道。“是啊,往年从来没今年冷,话说,我们岐山在两山之间,少有寒风灌进来,下雪也是少有!哎,先生要几斤炭!”只见摊贩寒暄了几句,自顾自的拾捣自己摊位下哪几袋火炭。“先来二十斤吧,我一孤家老人,平时也用不了多少,大多平时多加件衣物。”只见李先生将自己身上的棉布衫重新裹了裹。

“好的先生,这就给您取来,火炭两文一斤,一共二十文钱,先生给个十五文就是了。要是先生不够用我这常给您备着!”,只见摊贩速度很快将麻袋里的火炭倒出一次一次过秤,李先生也不闲着,从自己腰带里拿出钱袋,那是一个深褐色的钱袋,里面装着零星的碎银,和哪一叠铜钱。“你拿好,正好十五枚!”,只见李梓儒带着中正的语气说道,“先生您拿好”摊贩将手上装好火炭的麻袋递向李梓儒。“哎先生你走好!有空常来!”这时李梓儒拎着麻袋正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向自己来时的路走去。

“哎,我说你听说了嘛,明年开春李先生好像要办私塾!”,这时只见旁边一卖鞭炮的小贩对着卖火炭地说道。“我也听说了,听邻家的张寡妇提过一嘴,这也好正好把我家二牛送过去,免得他一天天的不学好鬼混去!”只见摊贩瘪着嘴说道!“是啊,我们镇上本来学问人就不多,这办私塾可是大事,说不定日后谁家的娃子就高中了!只是听说这先生脾气可古怪呢!少有孩童能受的住吧”摊贩叹了叹气说道,这也不怪摊贩们揣测李梓儒,只是平时这位大先生都是独来独往,少与他们这种小商贩交际。

“那可不,说好的十五文钱,我接过手时感觉份量不对,这不是二十文钱嘛!”摊贩颠了颠手上那二十文铜钱说道。这也不是说他李苏靠着说书赚了多少银两,只是这大概是这些市井小贩不能懂的傲气,虽然快步入古稀,但有些东西是一辈子刻在骨子里的,想必也是他出游的这几十年所见所闻的;不取小利于身,不忘大义于性吧。

“快看,入镇的路子上来了一群人,不知道是干嘛的,有老有少,见着像是逃难来的!!!”,一小孩拿着吃掉一半的糖葫芦,边跑着边嚷嚷着。甚至没有看脚下的路,一脚跌撞在正拎着一麻袋火炭回家的李梓儒身上,这一撞可不轻,将李梓儒手上的麻袋撞落在地上,地上散落到处都是那黑色的火炭。“先生!对不起!先生…..”只见跌坐在一旁半大的小孩连声道歉。

“不碍事!不碍事!”李梓儒担了担,被那零星的火炭弄脏的衣袖,随后略显吃力的将那半大的孩子护了起来。“下次可要注意了,要是撞了隔壁摊的屠夫,你怕是要找一顿好打!”只见李梓儒缓了缓,带着吓唬的语气向那半大的孩童说道。“先生,我是不常去那隔壁摊的,再说那隔壁卖肉的,还养着几只恶犬!”那孩童略带着害怕的语气,“刚刚听你满街叫喊!镇外来了一群人,是干嘛的!”李梓儒不解的问道。“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远远看到,那远处的官道上,来了好一些人,看着像是逃难来的!”孩童舔了舔手上那没有吃完的糖葫芦。本来,李梓儒对这件事并不是有多感兴趣,但是由得刚刚孩童跌撞,想了想回家也没什么急事要处理,大多就是回家生炉造饭。其实主要还是由于年关要到了,百姓也都在准备祭祀,焚香,使得茶院自然是冷清的,听书的人自然是寥寥无几!李梓儒今天起的特别早,也早早的到了集市,原本想着早点回去小憩一会!李梓儒上街到现在的时间也算不上很长。“也难得你这稚童,调皮撞上了老夫,就带着老夫去看看吧”果然从古至今人们还是改不了那爱看热闹毛病!“好的先生,那你得跟紧我了”只见那稚子一路小跑,“哎!哎!你慢点我可跟不上!”李梓儒略显为难的喊道,那小孩没继续说话,只是一边小跑一边后头张望,看看那年近半百的老先生有没有跟过来。“甚好,就当闲逛了。年龄大了哦,不如如今这孩童有活力了哦!”,只见李苏显的有些吃力地跟着,迈的步子也十分的紧凑,这一老一少,就在这小巷慢慢的穿梭,那稚年孩童时不时的回头,生怕这迈着紧凑步子的老者跟不上。

其实,话说镇南到入镇的官道并不是太远,也就2里地那么远,毕竟镇子座落在两山之间,地处偏僻,所以镇子的规模也算不上很大,以常人的脚力半柱香的时间都是用不到的,但李梓儒和稚孩童用了近半柱香的时间才算看的那,宽宽长长的官道,只是道路由于镇上的官府这些年拿不出什么钱财,显得这官道得很有一段时间没有清理,远远望去还能看到,前些时间(数月)因大雨,滚落的足有一米高的巨石。但是也还是不影响,有人在巨石上席地而坐,捶了捶自己走了许久路的双腿。入镇一百米处的官道上有人摆摊,更有后者起来晚的摊贩,挑着满是香蜡祭祀用的,慢慢的从官道入城,一路上更是有人在叫卖,“上好的香,上好的蜡!”

“先生您看!”,只见那孩童指着前方的官道,大概是约是一里地的样子,有着大概二十来个,身着褴褛,头发脏乱的人,大致看去其中有年过半百的老人,也有下至八九岁的孩童,更有青年、妇女,但多是面黄体瘦,大多看去一副营养不良,有的老人还被一旁的青壮搀扶着。“哎这世道!”由得旁边的李梓儒感叹一句,现在难民对于李梓儒来说并不是觉得不常见,想起早年跟着族中长辈出游时,也见过此类情景,但大多的是由于家乡大涝,又或者是旱灾导致庄稼颗粒无收,又亦是瘟疫肆掠。想想如今年景,国家动荡,四处硝烟四起,一些处于边境城镇,官府哪还有能力财力去妥善安置这些难民!只能由得他们四处游荡。

也就李梓儒叹息的一会功夫,那一群老少已快要到了镇子前,待到这一群老少上前,李苏这才看的比较清晰,其中有的人长裤上破着大洞,加上这是镇外,可比不上镇子里,虽不说山风被挡着山外!但还是有少些微风吹过,但这风可不像春雨后来的那般和气,也不像初夏的清晨来的那般清爽,带的更是有那么几分刺骨的寒意!

使得李梓儒也跟着打了个寒颤,这时李梓儒迈着矫健又显得吃力的步子(矫健是读书人装出来的样子,吃力是因为年龄大了),走向这一群难民,只见其中为首的老者见来者像是一位颇有学问的大先生前来,很忙行了一礼,还没等李梓儒回礼。老者见李梓儒有上前询问的意思,便说道“这位先生,我们一众来自南方。”

只见李梓儒沉思良久回到“足下,是从南方过来的?那不是南商境内吗?”(南商,大丰邻国。玉明以南;玉明大丰边境小镇;大丰李梓儒现所居国土,其早年间不太平,后因起义军举义成功,改国号为“丰”。),“是的!我等来自南商与大丰交界的天祁镇!”只见老者面带惆怅的回道。

“想吾早年间,曾有幸去过南商去过几次,南商国重商业,其织衣、陶冶、矿铁更是姣姣,百姓更是多有富饶!”李梓儒见其不说话便又问道:“可是南商出了什么情!”,只见老者摇头叹息 ,“哎!”。随后又向满脸疑惑的李梓儒说道:“早年间,南商说不上什么大国,但凭着看重商业贸易,再加上家底丰厚,也算得上国泰民安!可不曾想,十几年前黎阳帝(南商前帝王)驾崩!其两子,更是争权夺世,更是对朝政不顾,天下内斗,可常年道祸不单行,八月中洵,我天祁镇突逢山洪,耕地,房舍尽毁。” 只见老者拍了拍自己胸脯沉声道!眼里强忍泪花,“那天祁镇官府呢!干什么的吃的!”,只见李梓儒略带气愤的语气轻喝道!只见老者揉了揉自己那双快要被沁湿的眼睛,继续说道:“之前官府还是管得,开仓放粮,但那存粮那够吃啊!没几天就连耕种都吃了去!随后饿殍遍野,官府也无能为力,只能让我们各处逃难,原本我们一行尽百人,但饿死的饿死,走的走只剩下我们这一行人!”

李梓儒感慨当年去过的国度,何其富饶,甚产,铁矿、桑麻,百姓安居乐业,如今却在短短十几年间,落得如此凄凉。“哎…..,这也是君不治而祸天下,王无能而移江山啊!”。

“先生…先生….可知这镇上可有暂留我等居所?”只见老者不好意思的问道,“这个我也做不了决定!早年间战乱,倒还留有许多老宅,甚至还有些许耕地,想必是也能糊口的!”。李梓儒带着中正的语气说道,看了看一边没说话且带有优色的老者,又说道:“但我可禀告衙门老爷,且替你众人等寻得居所!”

“谢过先生!谢过先生!”只见一众人皆向李梓儒行礼!“不必多礼,要谢就谢官府吧,汝等皆随吾入城,待到了衙门,禀报老爷,吃了食,拿到居住文献(类似居住证!)你们就可安心在此生活!”

这也不是李梓儒一人独大,只是由于当年起义虽成功,但是大损民气,新帝便广施仁政!其中便有凡有前来逃难的,各地府衙都可分于田地,有才者可帮助其任职,分配农具,耕种等。李梓儒这种读过书的,这些政策,还是相当了解的,再说了玉明镇,民风淳朴也跟这里的父母官有一定关系的。

李梓儒正要带着一众人入城,就在这时只感觉有人扒拉自己的衣袖!“大爷爷,有吃的吗?我好饿!”

第一章第二节:难民(完)

点此继续阅读《鄙人李洵安》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