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应寒韦芷兰)鸦爸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鸦爸)全章节免费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鸦爸》,男女主角分别是韦应寒韦芷兰,作者“白昊东”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韦应寒被人打死了之后,放心不下年幼的女儿,为了守护她,投胎变成了一只乌鸦从此过上了人不人,鸟不鸟的鸟人生活且看他如何守护自己的女儿,翱翔天下宇宙星空

小说:鸦爸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白昊东

角色:韦应寒韦芷兰

小说《鸦爸》是网络作者“白昊东”写的一本奇幻玄幻小说。以下是《鸦爸》内容概括:”和平听了,没好气的道:“吓死老子了,搞半天是守灵人醒了,我还以为死人从棺材里爬出来了呢?”说完,和平也灌了一口酒,缓缓自个刚被吓的有些紧张的神经。伍间没理他,继续道:“守灵的孝子见了,赶紧去捉猫。没成想,没抓住,反倒把猫赶的爬上灵堂高处。孝子们够不着,只好拿了根哭丧棒捅猫

评论专区

阴影至高:看到第二章才发现不是无限流,是无限恐怖同人。印象崩坏,神烦。

超能教师:挺搞笑的~~~~~~~~~~~

转生成东瀛妖怪大百足:相当不错,东京都给他扬了。——————一个没出场过几次的系统就让书评区破防了?

鸦爸

第2章 人吓人

伍间听了,脸色一变道:“嘘,不要乱说话,这说法是真的!”

韦正光没好气的道:“什么狗屁真的,难道你还见过不成?如果见过,你还能活到现在?你别告诉我,你和九叔一样,会抓僵尸!”

伍间道:“老子是没见过,可我师傅遇见过!”

众人一听,来劲了,围过来道:“你师傅见过?那他还会没事收你做徒弟?别被你师傅骗了!如果他见过,早就死球了!还能活到前年?而且他是病死的,你别告诉我们,他是被僵尸咬死的!”

伍间阴沉着脸道:“我师傅没被僵尸咬死,但我师祖是被尸变咬死的!”

众人一听,赶紧道:“到底是怎回事,快讲给我们听。”

说着,有人倒了杯酒,递给伍间。

伍间接过,一口喝了,眉头一皱道:“韦老大,今儿个这六年西凤,你也咽得下去?”

韦正光道:“没办法,我过来时,人家已经喝上了,总不能一来,就说这酒不能喝吧?”

申军没好气的道:“快说吧!伍间。六年西凤都难喝,怎不上天去喝琼浆玉液?”

伍间舔舔唇,开口讲道:“五十多年前,我师傅还没出师,跟我师祖到河湾埋人。当天晩上,守灵的人睡着了,跑进去一只大黑猫。”

说到这里,伍间又喝了口酒。和平赶紧道:“后来怎么了?死人从棺材里爬起来了不成?”

伍间抹了把嘴角的酒渍叹气道:“猫去吃供桌上的祭品,把碗打破了,把守灵的人惊醒了。”

和平听了,没好气的道:“吓死老子了,搞半天是守灵人醒了,我还以为死人从棺材里爬出来了呢?”

说完,和平也灌了一口酒,缓缓自个刚被吓的有些紧张的神经。

伍间没理他,继续道:“守灵的孝子见了,赶紧去捉猫。没成想,没抓住,反倒把猫赶的爬上灵堂高处。孝子们够不着,只好拿了根哭丧棒捅猫。猫被捅的掉了下来,刚好掉在棺材上。”

说到此处,伍间似乎也有些害怕,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

秦翔赶紧替他满上,开口问道:“后来如何?”

伍间压低嗓子道:“只见大黑猫在棺材上喵得发出一声惨叫,滚下棺材跑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

伍间继续道:“孝子见了,收拾好打破的碗碟,来到灵前点了柱香。然后去擦棺材板上、猫留下的脚印。突然,棺材盖咔嚓一声,掉到了地上,死了七八天的老头,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众人听到这里,不觉间,头皮一紧,背心隐隐觉得有些发凉。

和平听了怕的要死,却又不由得想听,张开嘴,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道:“后来如何?”

伍间用阴恻恻的声音道:“孝子吓了一跳,喊了一声,兄弟两个想转身逃跑,却挪不动脚步。只见已经有些腐烂的尸体,伸手一把抓住孝子,一口咬在脖子上。就地开始吸血。”

吓的和平嘴里,发出一声:“我的妈呀,”脸色苍白,浑身开始发抖。

伍间继续道:“孝子的惨叫声,把人惊动起来,大伙跑去救孝子,可尸变虽然行动僵硬,却力大无穷。最后在我师祖指挥下,众人拿着绳索棍棒,把它困住。”

众人听了,尸变解决了,松了口气。“伍间,你师祖指挥解决了尸变,怎又会被僵尸咬死的?”

伍间道:“当时,主家的孝子一死一伤。帮忙救人的死了两个,还有几人受伤。我师祖善后时,一个受伤者突然发狂,一口咬在师祖的脖子上。动脉断裂,就地死了,当天总共死了七个人,其中就包括我师祖。”

众人听到这里,全都寂静无声,气氛在寂静中有些异样的压抑。

忽然,灵堂方向,传来一阵猫咪打斗的惨叫声。“喵呜……喵…呜哇…”

众人听了,头皮一炸,个个头发倒竖起来!

韦正光颤声道:“我操,不会这么邪门吧?说啥来啥!”

伍间有些紧张的从包里,掏出个巴掌大小的阴阳铃,颤声道:“咱们过去看看,要是猫进了灵堂,千万不要乱来,别让它靠近棺材就行,只要把猫哄出去就好了。”

众人应着,强行提胆,慢慢的向灵篷靠近。

只有和平,一个人缩在火堆旁瑟瑟发抖,没敢跟去。

忽然,灵堂篷布上,有个人影,从棺材的阴影中升起,张牙舞爪的移动着。

只听见“砰”的一声,发出木头的撞击声、猫咪发出一声惨叫,变得悄无声息。只有灵篷上臃肿的影子,做着迟缓的动作,似乎正象几人移动。

不知道是谁,发出一声惊叫。几个人一哆嗦,“我的妈呀!”转身就跑。

韦正光落在最后,他想跑,但就是动不了,好像被下了定身咒。

这时,灵堂后面走出个人影,没好气的骂道:“你们都他妈的在干什么?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么?灵堂跟前半夜吓人,这是开玩笑的地方?”

转身奔跑之人,一听到人声,不觉得松了口气,放松了下来。众人一看,却是裹着大衣的韦应寒。

韦正光一见是弟弟,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乏力,全身直冒冷汗。

伍间见了,没好气的骂,“你他娘的是什么人?没事躲在这里吓人做什么?”

韦应寒沉下脸冷声道:“怎么?我在这守灵,你们他娘的跑来装鬼叫吓人,反倒是老子的不对了?是不是真觉得老子好欺侮,给脸不要,开始蹬鼻子上脸了?老子躲都躲不掉?”

说着,愤怒的韦应寒就要准备动手。

秦翔申军见了,赶紧抱住他道:“别乱来,小寒,都是误会,这位是风水师伍间,误以为你装鬼吓人!没见你老大都吓的坐地上了?”

韦应寒听了,见伍间手拿阴阳铃,应该是个平师。而自家老大,瘫坐在地上,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韦应寒见了,这才作罢,走过去扶起哥哥问:“怎回事?不好好的喝酒,跑过来做什么?”

韦正光在弟弟的扶持下,惊魂未定,抬手就对弟弟的头上来了一巴掌,嘴里骂道:“你他妈的整天不学好,吓死老子了。你能不能有点人样?做点人事?”

韦应寒头上挨了一巴掌,委屈的道:“我好好的在守灵,听见灵篷后面有猫打架,就起身过去查看,扔了块石头,把猫赶走。刚转过来,就见你们鬼叫着吓人。我怎不做人事了?”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