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禾叶良矜)唯君是绝色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辛禾叶良矜热门小说

小说《唯君是绝色》,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辛禾叶良矜,也是实力派作者“苏州长白”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琉璃行宫,魔笛鸣箫,百妖群乐间,有一白骨夫人,身嵌肉皮,不饮泉酒,醉骨生香——题记
“从21世纪穿越到这个凰州城已经一天半了,回想穿越之前在桥东区的公寓里还炖着骨头汤,一汤一命,今天邻居该通知我那便宜老爸给我收尸了吧?
倘若这是一场梦,只要可以醒来,我发誓再也不拔老房东的白花花的胡子,且拿出我所有积蓄给他赔礼道歉”
不以为然,我摸了摸撞墙留下的血迹和秃噜了皮的大额头,疼痛的感觉缓缓袭来,并告诉我这不是梦
根据昨天的记忆冲击分析,我想我是穿到了凰州城武灵山的山头姐——辛禾身上
既然能占据一方山谷,必然是个狠角色,能制服一窝小弟喽啰,想来肯定得有结实硬朗的身躯,凶神恶煞的脸蛋和浑厚粗犷的嗓音
我木讷的看着自己骨瘦如柴的身子,远山芙蓉的脸皮子以及青葱嫩白的柔荑,一声柔弱清灵的嗓子更是摄人心魂的样子顿时语塞
“大姐头!那楚霁风又来闹了,嚷嚷着要单挑你”我的得力小弟斐尚中踉踉跄跄的跑进雅间,脸色焦虑,直直的盯着我
这个叫楚霁风的到今天已经登山拜访六次,次次都冲着我来,我都让小弟拦在山脚不让上来,今个儿倒好,直接溜到山寨门口
“嗯,容我换个衣裳,你带他去偏厅坐着罢”我揉了揉太阳

小说:唯君是绝色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苏州长白

角色:辛禾叶良矜

小说《唯君是绝色》是网络作者“苏州长白”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以下是《唯君是绝色》内容概括:”我的得力小弟斐尚中踉踉跄跄的跑进雅间,脸色焦虑,直直的盯着我。这个叫楚霁风的到今天已经登山拜访六次,次次都冲着我来,我都让小弟拦在山脚不让上来,今个儿倒好,直接溜到山寨门口。“嗯,容我换个衣裳,你带他去偏厅坐着罢。”我揉了揉太阳穴,心里想着对策

评论专区

[综武侠]我发现自己换人设了:6.4分,沙雕女主文。

星际之亡灵帝国:这是我很早时候看的网文,很爽快,同时我也认为这是 苍天白鹤写的最好的一部小说。情怀+1分,打个5分满分

华娱之闪耀巨星:记住**号码可以忍,但是你能记住鬼吹灯整本文字?然后原样搬出来,真的合适么?

唯君是绝色

第1章 浮华如梦·1

琉璃行宫,魔笛鸣箫,百妖群乐间,有一白骨夫人,身嵌肉皮,不饮泉酒,醉骨生香。——题记

“从21世纪穿越到这个凰州城已经大半天了,回想没来这之前我还在桥东区的公寓里的高压锅前,上头还炖着骨头汤,一汤一命,今天邻居该通知我那便宜老爸给我收尸了吧?

倘若这是一场梦,只要可以醒来,我发誓再也不拔老房东的白花花的胡子,且拿出我所有积蓄给他赔礼道歉。”

不以为然,我摸了摸撞墙留下的血迹和秃噜了皮的大额头,疼痛的感觉缓缓袭来,并告诉我这不是梦。

根据昨天的记忆冲击分析,我想我是穿到了凰州城武灵山的山头姐——辛禾身上。

既然能占据一方山谷,必然是个狠角色,能制服一窝小弟喽啰,想来肯定得有结实硬朗的身躯,凶神恶煞的脸蛋和浑厚粗犷的嗓音。

我木讷的看着自己骨瘦如柴的身子,远山芙蓉的脸皮子以及青葱嫩白的柔荑,一声柔弱清灵的嗓子更是摄人心魂的样子顿时语塞。

“大姐头!那楚霁风又来闹了,嚷嚷着要单挑你。”我的得力小弟斐尚中踉踉跄跄的跑进雅间,脸色焦虑,直直的盯着我。

这个叫楚霁风的到今天已经登山拜访六次,次次都冲着我来,我都让小弟拦在山脚不让上来,今个儿倒好,直接溜到山寨门口。

“嗯,容我换个衣裳,你带他去偏厅坐着罢。”我揉了揉太阳穴,心里想着对策。

我从衣柜扒拉出一件古色长袍,松松垮垮套在瘦小的身板上,显得有些臃肿。

瞧着妆台上的方铜镜,镜里的看点也只有那稍微多一点肉的鹅脸蛋。

若是那小子和我干架,我岂不是一拳倒?

“咳咳。”我刚想跨门槛,大腿却使不上劲,脚步不稳,差点上演拜见天子的大礼,好在一双手及时的扶住了我。

我抬头看去,对上是一对清澈的眸子,肤色白皙,高鼻薄唇,生的一副好模样。

“你笑什么?我是来和你比试的!”眼前的男人松开了手,气冲冲的指着我道。

“哦,比什么?你是哪个山头的喽啰?”我在铺了狐皮的木椅上坐下,伸出手指比划着数字。

楚霁风搓了搓手掌,声音陡然高了几分贝:“我敬你是个女子,让你先跑一会,若是我追上了,你便要和我比掌法,如何?”

“姐姐,这个楚霁风是黑疆山的少主,出招狠辣,你得小心点。”斐尚中俯身对我轻声道。

我微微点头,对着楚霁风默默竖了个中指,然而他并不理解我的手势,只皱了皱眉头。

“行。”

话落,一群小弟便护着我慢慢出了山寨,连带扯着楚霁风,一同走到门口的青泥小路上。

“姐姐,要注意安全!”

“打不过就跑,我们在这等你回来了!”

“他要是轻薄你,我们就是破了头也要端了他全家。”

楚霁风顿时黑了脸,恶狠狠的剜了我一眼:“开始吧。”

我向背后的小弟招了招手,迈开大腿就往前面狂奔:看了看自己脆弱的身子,别说打,我只有跑这一个选择!

“哇,大家快看,大姐头跑的好快呀!”斐尚中看着我远去的身影,对着身旁的弟兄感叹道。

“切。”楚霁风撇撇嘴,挽起袖子,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刚下山腰,一阵山风拂过脸颊,我感到身子有些吃力,回头一看,楚纪风像导弹一样冲向自己,愈来愈快。

青花布靴子在泥路上实实的踏出坑坑洼洼来,我额头开始冒汗,一个呼吸瞬间,发觉脚底开始飘了,身子也轻了许多,一鼓作气的往前跑去。

汗珠滑下脖子,身上的袍子**大半,我咽了口水,再回头,已经没了楚纪风的身影,心中欢喜。

“啪嗒!”急刹车的后劲让我整个人跌倒在地,全身都开始分裂。

我的头随着我的视线一起摔向半空,我慌得看向自己的身子:一具没了头的躯体静静的趴在青泥路边上,渐渐融进泥沙水里。

我淦!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