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世子爷李坏 纨绔世子爷景朝李长河李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纨绔世子爷景朝李长河李坏

作者:李长河穿越景朝的小说名字

角色:纨绔世子爷 景朝潇王府

类型:李长河穿越景朝的小说名字 简介:《李坏李长河穿越小说免费阅读》又名《李坏穿越成霸王小说纨绔世子爷李长河》,是《世子风流李星河》的精编版,主要讲述的是:景朝,潇王府。某间厢房内,床榻上的李坏缓缓睁眼。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他愣了一下。刚想起身,但是才坐起来,发现身边竟然躺着一个女人!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身体曲线婀娜,一双明亮大眼,白皙皮肤透出淡淡粉红,薄薄双唇如娇花美艳。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衣衫凌乱,嘴巴塞着绸布,大眼睛中带着惶恐和愤怒,死死瞪着李坏。哪怕李坏阅女无数,也不由本能的咽了咽口水。卧槽,哪来的女人,这是哪儿?这时,零碎的记忆开始涌入。他穿越了!

精彩片段:大雪覆盖的河边,刚才在听雨楼三层吃饭的老人和少女沿路走着。老人边走边摇头叹息:“唉,潇王一世之杰名满天下,满朝皆百姓爱戴,老夫当初也心倾慕之,怎奈其独子居然是这等人…我看他今日所为,是连那潇王最后留下的听雨楼也不想放过了。”少女拍拍他的后背,为其顺气,然后道:“看起来他似乎没认出我们…”“哼,不学无术之徒,整日为非作歹,流连烟花之地,能识得才怪!”老人怒斥道,然后又有些无奈:“只是你与他被皇上安排了婚事…唉…”老人正是当朝文官第一人的王越,少女则是他最疼爱的孙女王怜珊。前不久,皇上一道圣谕,将王怜珊许配给了李坏。王越很是郁闷,但是圣命难违,而且他总感觉,皇上这么做别有深意。少女脸色黯然,低下头去看河水,突然反应过来:“爷爷,我荷包落在那听雨楼了,我回去取……”老人拦住了她:“我与你一同去,李坏在那儿,你一个人老夫不放心。”

纨绔世子爷李坏 纨绔世子爷景朝李长河李坏全文免费阅读

《纨绔世子爷》免费阅读

 
第6章
  李长河点点头,一般来说他不会随意透漏一些东西,特别是关键情报,但这次不同,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是啊,最近没钱用了,着急赚点钱。”

  “潇王府已经没落到如此地步了吗…”

  德公叹了一声,然后娓娓道:“潇王昔日于老夫有恩,老夫以后可以给你多推荐些食客,权当报恩了。”

  李长河笑道:“那就谢谢德公了。”

  老人愣了一下,然后哈哈笑起来,抚着白须:“你这小子,我还以为你会推辞一番,哪怕谦虚一下也好啊,没半点君子之风。”

  李长河摊手:“要是君子之风能当饭吃,我把这酒楼都谦让给你,君子之风那是你们这些衣食无忧的人才说的,我没那么高雅。”

  温酒的女孩似乎有意见,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没说,她显然是怕李长河的。

  “你这小子…”老人想反驳,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说辞,在他的角度,的确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哈哈,德公其实也不用给我介绍客人。我想请教你一些其他的事。”

  “哦?你说说看。”

  李长河说着把酒杯递过去,女孩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他斟上酒,

  “看德公衣着言谈,想必也是官宦富贵之家,家里肯定有护院吧。”

  老人点点头:“莫不是想要些人手?”

  “不是,护院们大多都是武人,风里来雨里去也不容易,我想德公这一个月内,隔三差五让他们到城西望江楼吃喝,算是犒劳。”

  李长河一边小口品酒一边道。

  德公和那女孩都愣住了。

  德公想了一会,道:“好吧,虽不知你到底是何意,但是老夫只帮你这一次,机不可失,你可想好了。”

  李长河毫不犹豫的点头:“谢谢德公。”

  他一开始就想好了,客人是有限资源,想要抢到这些资源首先要定好目标。

  咏月阁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是陈钰开办的,他的威望很高,而且桃李满天下,想要撼动咏月阁就是和陈钰作对,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

  另外还有一点,原主之前还打过陈钰一次,差点没让人家当场去世。

  于情于理,李长河都没选择咏月阁,于是目光就锁定了望江楼。

  之后,李长河和自称德公的老人聊了很久,这人见识渊博,去过的地方也多,谈吐间气度不凡。

  李长河对这个世界不熟悉,于是问东问西,老人也乐于谈论他的所见所闻。

  两人聊得十分开心,李长河也知道那女孩是老者的孙女,小名叫做阿娇。

  比起他爷爷,女孩对李长河意见是很大。

  回去的路上,德公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经过今天的正面接触,他敢断定李长河不是传闻中的纨绔子弟。

  他忽然想到一种可能:“阿娇,你说他会不会是故意让人觉得自己是纨绔子弟呢?”

  “爷爷你是说?”少女微微抬头。

  德公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萧王在世时与太子并不亲近,潇王故去之后,皇上偏宠李长河,这是好事也是坏事……若他真是聪明伶俐,天资绝顶,皇上又恩宠有加,待到太子继位时,他会如何?”

  少女轻轻咬着下唇:“只怕…只怕不会好过。”

  “这便是了,比起身家性命,世人误会又算得了什么。”

  德公叹了口气:“若真是如此,那孩子过得苦啊!枉我为潇王好友,居然……”

  少女却不是这样认为,她不觉得李长河会有这样的城府,再想到刚才李长河让自己斟酒的场景,没来由有些生气。

  “爷爷,我觉得不至于吧,我看他就是个只知享乐的无礼之徒……”

  德公摇了摇头:“丫头啊,潇王和王妃撒手人寰,偌大王府只剩下他,那时候他才六岁啊!

  人情冷漠,还要提防太子,府中又有那么多人要吃喝拉撒,想必肩上的担子必然不会轻了。”

  阿娇点点头,爷爷这么一说,再设身处地一想,也觉得那家伙也没那么可气了,反倒是…有些可怜。

  德公接着说:“可哪怕境遇如此艰苦,他依旧不慌。想想刚刚我们的谈话,从头到尾他都是笑着说,说到那些难处,别说一个十五六的少年,哪怕阅历丰富之人也抑制不住伤感之情,可他却嬉皮笑脸,一带而过,如此沉稳豁达,实在是……”

  听了爷爷的话,阿娇仔细回想席中种种,可想来想去脑海中都是一张谈笑风生,自信从容的脸。

  身处艰难险阻之中,有千般不顺,万般无奈,他还笑得出来…

  这人怎么这么没心没肺。

  不知为何,想着想着她也不气了,反倒是鼻子有些酸酸的:“爷爷,那他…”

  “唉……”德公长叹口气:“小小年纪便如此少年老成,大概是吃了太多苦头吧。阿娇啊,过几日你不是要邀好友办个诗会吗,便把他也叫上吧。”

  “这…爷爷……”少女一脸为难。

  “爷爷知道你不喜欢他,你与他之间的事,爷爷也会想些办法,我只是想找个理由与他说说话罢了。

  太子继位已是大势,我又能做得了什么,只是有些可怜那孩子罢了。将来如何只能全看他自己…”

  少女点点头,扶着爷爷慢慢行走在雪白世界中,不知为何心中有些酸酸的。

  总是不由自主去想那家伙的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他到底要做什么呢?

                       
上一篇 2022年4月8日 pm4:14
下一篇 2022年4月8日 pm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