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教学生涯的回忆

By | 2018年8月18日

一个人能记住多少年的事?有些人会记起小时候的一件事,那也不能证明你记住的是几十年的事,那只不过是几十年前的一件事。

一个老师在工作岗位上要干几十年,能记住多少教育教学的事呢?我想,就像记住小时候的那件事一样,记住的只是几个点罢了。

一个老教师想要对教学生涯进行回忆的话,不仅需要从记忆深处进行挖掘,还要借助其他人或一些物品进行回忆,也许这样才能记起多一点的事来。

作为在职的老师来说,眼前的教育教学生活也许根本不需要去回忆,它们就在当下。而如果有一天我们需要去回忆呢?一个同事说,既然干了老师,要给留点东西,所以,这个同事用微信公众号记录自己与学生在一起的生活。这或者就是教学日记吧。但我觉得,当这个同事退休的时候,就不需要再去回忆什么,他的“回忆”已经写在文章里了。

所以,我觉得,老师真应该以各种形式记录一些东西。这一点,我是比较佩服李镇西老师,每当见到一个久未见面的学生,不仅能拿出当年记录的内容来,关键是还有实物的证明。那些东西,都是李镇西老师在日常教学中积累下来的,就像我的那个同事在微信公众号里记录的点点滴滴。

学校里的每件事,每个老师、学生都是参与者,也许多年以后,一些教师的手里留下的只是当过老师和一个退休的日子,靠脑力去回忆,显然是不可能的。而这些记录日常的老师,却是许多学生、老师打开记忆的闸门,他给了别人一个回忆的记录。

一个老师写教育随笔,虽然有的时候是任务,或者当作督促自己对教育进行思考的一种方式,但教育随笔积累多了,的确可以成为一个教室教师生涯的一种原汁原味的记录,它比回忆录更真实一些。

所以,我们在写教育随笔的时候,也不一定非要那种正式的格式,我们完全可以再随意一些,教育生活本就可以当作生活,更随和一些的。

对于写出来的教育随笔,你会怎样保存呢?是放在博客里、微信公众号里?还是保存在电脑里?我觉得,每当写完一篇的时候,我们可以排好版打印出来,找个保险的地方,好好的保存起来,年底的时候,将其装订成册,也就变成了一本书了,这可以说是我们自己是随笔集了。

教师的教育随笔,不一定要夹叙夹议,也不要过多的去探讨什么大道理,一线教师的工作,做的是“毛细血管”的事,干好了手头的事,就是干好了我们教师的教育工作了。

还有那些我们与学生发生的教学生活的琐事,都是很好的写作素材,我们教师之间、与学生之间,哪有那么多的“大事”发生,也就是类似于生活的锅碗瓢盆罢了。这些却是我们教师的经历,也是值得品味的,当然应该在当下进行记录,不用非要等到脑筋不灵光的时候再去回忆。


博主的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