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主题的教育随笔

与朋友一起谈孩子,说到现在孩子喜欢垃圾食品,又谈到很多老人喜欢惯着孩子,给孩子买薯片、辣条等。

这难道是说老人在毒害孩子吗?当然不是,恰相反,老人们是深深的爱着孩子的,之所以给孩子买这些东西,也多数是看别的孩子都喜欢,也就把这些孩子们喜欢吃的东西买回来给自己的孩子吃。

我为什么谈以上问题呢?其实,我们把爱给侠义化了,与主流的观点不一样,让人不敢去谈。我们是不是犯了一个错误,一个因材施教的错误。

在很多时候,教师的戒尺教育是个完全的错误,在老师的朋友圈里,有人提起一个戒尺教育,很多人感觉那是必不可少,而戒尺绝不会成为教育的一个手段,因为我们看到了戒尺对孩子的伤害。不知道有没有人是否会这样想,有的孩子就是需要戒尺。这在现在舆论情形下是非常可怕的想法,即使有,也是默默的放在心里的。

爱的教育,心中有爱,表现形式不能统一起来。现在不是还有人在网上谈小时候上学时挨的戒尺吗?其实,就像马路上礼让行人,后来却衍生出各种的强有力的不礼让的理由来,虽多是以段子的形式出现,也能引起大家的思考与讨论来。

爱的教育在各层级上的差异。教师是有差异的,不仅是授课水平的高低,还有在社会上是意识形态。所以,教师对同一问题会有不同的表现。比如我们现在正在谈的爱的教育问题,对孩子的爱,有的教师可能是推心置腹的关怀,也有的可能是戒尺的惩戒,虽然我们强调体罚学生已经进入法律的范畴了,可是,对于它的理解还是会因为个人意识的差别存在差异的。

经济发达地区,经济不发达地区,城镇学校,乡村学校,这里的差距是多少年?我们是否觉得只要统一要求了,就能将这种差异抵消了?就像吃饭一样,有人需要吃饱,有人想吃好,还有的人想吃出文化来,你如果想要在温饱线上挣扎的人去思考饮食文化,是不是有点痴心妄想呢?这是教育或者是教育实施者的差异。还有一种情况,是我们学生的差别。

在我们谈戒尺教育的时候,从家长、社会那里听到的并不全是反对的声音,有人还很赞同。在这里,我要谈谈学生的问题。其实,专家讲的教育,是理想,是教育所要实现的最终目标。然而,我们的教育是否可以跨越时间直接实现呢?有些专家之所以不被一些老师所接受,真的是不接某些地区的地气,没有考虑学生也同样存在差异。在大城市里可以实现的东西,在乡村是很难实现,或者说,在城市一类学校的手段,跑到二类或者三类学校那里就行不通了,因为层次变了。

课改的时候,我们提到某一类学生,将其称之为书呆子,书呆子有个特点,比较安静,还很听话,这可能是由学生的性格决定的。而如果将这类学生放到一个学校里或者一个班级里,老师在管理上是很省心的。其实,我并不觉得学习成绩好的都是书呆子,而好成绩的取得,必然要将很多的其它事情、时间用到学习上的。

我们可以看到一种现象,那些学历比较高的家长,是非常关注孩子的教育问题的。而这类家长的孩子,多数还是温和,没有那种孩子身上的“戾气”。这是性格上的遗传与后天的培养融合出来的。反观,一些“戾气”重的家长,其孩子也同样存在家长身上的问题的。

这两类学生是不能用同样的方式方法的,就像驾驶汽车,有些人在路上严格遵守交通规则,有的看“摄像头”形式。这里有个奇怪的话题,在我们教育孩子的时候,很少谈论家长的问题,我们并没有承认家长对孩子的影响问题。而在教学的时候,家长正是问题的所在。

我觉得,很多问题没有指出来,实则是为了让老师“旁无责贷”的去解决问题。我们谈师德问题,也完全归结为教师的职业道德问题,我们是否该有这么一个疑问,是不是教师考虑了周全的问题后而表现出一种职业上的懈怠呢?

对于以爱为主题的教育随笔,我们看的实在是太多了。问题是,这种个体式的局部爱心教育是否建立在此长彼短的基础上呢?

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疑问呢?因为我觉得自己还达不到某个高度,我正走在某个高度的路上。就像每年来的新教师,你不能在起初的时候就要求他们达到某个教学上的高度,他们的成长需要一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这就像学生,一年级有一年级的能力要求,二年级有二年级的能力要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