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围堵学校,不同意换校长——校长负责制的解读

2018年6月28日,《南方周末》网站刊登了一篇文章《摇号、陪读、拼高考 合肥“挽留”校长事件背后》,说的是合肥六中有一位校长封安保,来该校后率领全校师生奋发图强,在高考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据说,上级要把封安保调到另一所学校,遭到了部分家长的抵制。

从家长抵制更换校长这件事上来说,虽然外表上看是家长在抵制校长,其实,是家长对教育资源不均衡的抵制。其实,我们也能从这件事上看出来,一位优秀的校长对一所学校的重要性。在《教育管理学》里也提到“校长负责制”的问题,以及校长的去职级制等问题。但我们在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校长的能力问题。

有好的校长,当然就会有差的校长。学校的校长选拔机制上,并不能保证所选拔的校长就一定是优秀的,或者说是合格的。将权利给了不合格校长,对学校的教育教学管理来说,简直是灾难。

在现实中,我们可以看到,干的好的校长多数提拔起来,或者从偏远的学校转到中心学校。我认识一个校长,从高中一直干到了小学。我并不是说小学的层次低,而是整个校长当了两年初中的校长后,把这所学校干成了全地区倒数第一。

无论是职级制的校长还是去职级制的校长,需要一个能上能下的机制,否则,选拔上来的庸才校长,总要占着一个校长的位置,怎能提高学校的教育教学水平?

一个校长怎么才能算干好了?不是学校里的老师说你好,也不是在校的学生说你好,要看学校之外的人怎么看。学生毕业了,说,我们上学的时候遇到一个好校长。一个调走的老师说,还是我们以前的校长好。如果没有毕业的学生或者调走的老师,那就看与学校有关联的人是怎么说。

孩子的家长会说,孩子回来嘴里说的都是校长如何如何,孩子改变了很多,是向好的地方改。

外界的人评价这个校长说,这个校长来了后,让学生做这个事,很好。

《南方周末》新闻里的这个校长,就是外界所说的好校长,家长、学生从校长实施的举措里得到了实惠。这个实惠是深入民心的实惠,而不是校长自吹自擂的。

有的校长也能让人“信服”,让谁信服呢?学校里的老师、学生,还有家长。这是职权下的信服,不是真正的信服,也就是专政的信服。为什么信服?拿着分配别人馒头的权利就是让别人“信服”的大棒。

一个老师被要求、培养的教育措施,也是校长需要掌握的。一个老师面对百十个学生,一个校长面对百十个老师,校长的情感传递到老师身上了,也就传递到学生身上了。一个校长调动了老师的积极性,也就是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所有社会上批评学校老师的问题,其实都是校长的问题,因为“没有管不好的老师,只有不会管的校长”,而且对于老师的管理,可以进行对比,前任校长与后任校长,一个校长在这所学校的表现与在另一所学校的表现,这都是有据可循的。

对于学校的管理,校长的能力,其实有很多话题可以谈,在我后面的文章里,还会继续说到这个话题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